游泳

Google精神湜否正茬远离

2019-07-16 01:22: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Google Reader被宣布即将关闭之后,引起了许多Rss重度用户的极大不满,中国科技Blogger霍炬称Google精神正在远离这家公司,它的短视可能会严重影响其商业前景。  硅谷的中国媒体人骆轶航此前则认为世界上有两个Google,一个是Larry Page主导下的传统Google,以市场为导向强化公司当下的盈利模式和扩大份额,另一个则是Sergey Brin负责的Google X,用于勾勒Google未来的多种可能性,在Google X实验室里,孵化着许多天马行空的项目。  美国科技作家Farhad Manjoo说,未来搭载Android系统的Google产品将会和科幻影视剧《星际旅行》中的Tricorder一样,能够通过触觉、视觉、语音等介质无缝衔接用户与科技设备之间的交互,Google Glass只是一个起步阶段的Case。  这里引述这三种观点,实际上分别代表外部、行业、内部三个层面,对于Google的认知霍炬代表市场反馈,显示出了Google在经营上的某些决策正在损耗它多年以来建立的口碑;惯例一样,用户可以免费使用。  再往后,就是硬件设备了,Google Glass已经有着足够的瞩目程度,这里就不做赘述。  Google的Strategy是希望技术能够改善生活,并让用户的触习性朝向有利于Google商业模式的方向发展。所以在有了Google主营的所有业务之外,Google还需要顺着用户与信息的接触通道,从屏幕里面往屏幕外面开拓,用云端去确保自己的操作系统稳定,用络通信去确保云端数据的畅通,用硬件设备去确保络通信的价值。  最后,作为最上级的Vision,Google是一家信息公司。我们都知道Google的使命是不作恶(Dont be evil),但这只是一条非正式的口号,Google真正的官方使命是集成全球范围的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To organize the worlds information and make it universally accessible and useful),而这正是Google的正统基因。是最初的一滴水,Google希望它能汇聚成为海洋。  Kevin Kelly认为血肉之躯、机器、屏幕等都是信息的载体,未来的信息将如同是灵魂一样被传递,但是Google想得比他更远。  站在信息公司的立场上,Google不得不尽可能的降低人们接触信息的门槛,只有消除了信息盲区,才能使Google的业务畅通无阻。退出信息审查严苛的中国市场、施密特不顾美国外交部的反对访问朝鲜、当叙利亚被断时重启Speak2Tweet工具建立络传输渠道,都是本质上无关政治、只是贯彻Google使命的举措。而且,让信息的属性变得人人皆可访问,认为的阻隔只是一个方面,操作上更加难以突破的是生理和物理限制。鼠标和键盘是计算机革命的标志性产物,也是价值巨大的发明和创造,但是Google一直在试图加速它们的淘汰,Google认为信息与用户之间不需要非智能化的中介。  从2005年伊始,Google就在研究协助盲人访问互联的方法表面上看公益味道浓厚,实际上是在探寻信息传输的边界:人类是否只能通过视觉来接收信息?后来,Google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进展顺利,正常人、盲人、残疾者都可以在解放感官的情况下通过智能中枢来完成交通驾驶的内容,而这正在Google理想中的大信息全景,即彻底改造人类的生活环境。  大信息全景乍看之下,有点儿物联的意思,但是前者包括但不限于后者的想象力,颠覆程度更高,为什么穿戴式计算领域如今在硅谷大热,正是因为科技水平进展的适配度终于达到了足以融入人类的生活环境的高度了。不过要让人人都可从(信息)中受益,Google必须具备充足的数字处理能力,才能提供真正的人工智能服务,这也是Google在前端产品上仍然贪婪汲取信息数据的原因,就像Google即将发布的Knowledge Graph(知识图谱),它会取代Google搜索结果的右侧广告区域,呈现根据用户个人特征导出的个性化搜索信息。为此牺牲掉的广告收益,Larry Page在财报会议上的回应是:对业绩有着短期的影响,但对Google的长远发展有利。  退守生态底层,以保证获取足够的信息领域  那么,根据Tactics - Strategy - Vision的模型,我们再来看看Google这家公司的全貌:    目的明确而又相互关联的三个层级,构成了Google的整张棋盘,而Google的以退为进放弃前端的功能性产品,逐渐退守生态的底层,转而充当规则的制定者,从而保持全产业链上的主导地位。  Adobe在激怒乔布斯后被苹果全面禁止兼容,这让Google明白标准的接收者在标准的提供者面前毫无话语权。在创办Google之初,谢尔盖布林曾经多次和乔布斯在加州帕罗奥图附近的圣克鲁斯山山麓散步,他们甚至有过念头共同建立一家合资公司,用来开发能够适用于Windows系统的Safari浏览器版本,最后也因跨平台协作上存在的诸多问题无疾而终。  保持主导地位,亦是保持持续利润来源的关键,广告市场沃土肥厚,但始终存在边界,将技术和信息进行变现,Google的体积才可继续扩容。就像Y Combinator的创始人、《黑客与画家》一书作者Paul Graham所说,可测量性和可放大性是创造财富的两项法则,Google已经凭借可测量性改变了络广告行业,接下来该用可放大性去统一技术和信息领域的规则了。  不过理所当然的,人们对于庞大的事物有着天然的戒备,对于Google是否会成为未来的天,也引起了极为广泛的争议,尤其是在欧洲,针对Google的扩张,欧盟正在拿出比对待微软更高级别的法案来限制Google的权力增幅。  未来的路,还很长。  作者:@阑夕

微信 小程序怎么做
微信小程序官网注册
什么是整合营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