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逆天元神 0064 金屋藏娇(二)

2020-01-16 23:54: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天元神 0064 金屋藏娇(二)

“嘭!”的一声,门被张婶一脚踹开。

叶岑宇忽的一声站起,大骂道:“岂有此理,这是哪个不长眼的!手脚不分吗……呃!你是……前辈,怎么是你!”

张婶虽然蒙着面,但是叶岑宇很快辨认出了她。

叶岑宇见张婶手中提着两人,不禁问道。

“前辈,她们是谁?”

张婶没有回答,瞪了一眼叶岑宇之后,提着两人来到卧室,一脚将卧室的门踹开,走了进去。

叶岑宇傻乎乎的跟在张婶身后,也进了卧室。

张婶将冷凝和傅静丢在床上,叶岑宇走到近前一瞧惊呼道。

“傅静!……这……这不是那个拍卖行竞价的少女吗。”

张婶拍了拍手,取下面巾,淡淡的说道:“你猜的没错,她就是杀手。”

“她真是杀手!”叶岑宇见冷凝腹部有伤,不禁问道:“前辈,这是您打伤的?”

“不错,老婆子我还封了她的修为。”

叶岑宇不解的问道:“前辈将她们带到我这里意欲何为呀?”

“呵呵。”张婶笑道:“傅静被这丫头迷晕了,恐怕要几日才能醒来,而且这丫头也受了伤。要是放在其他地方恐怕会引起医学系恐慌,所以老婆子只能将她们送到你这里了。”

“啊!”叶岑宇张着大嘴道:“前辈,不妥吧,我可是男人,将两个女孩子放我这里,太不方便了。要是被人瞧见,我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呀。”

张婶笑道:“嘿嘿,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可是有断袖之癖之人,还能对她们图谋不轨不成。”

“呃!”叶岑宇傻了。

“等这丫头醒来,养好伤,你带她出去便可。随便告诉她,半年之后修为便会恢复。”

说完,张婶转身便离去了。

叶岑宇一路小跑跟着张婶大叫道:“前辈,前辈!不方便。你别坑晚辈呀”

张婶忍俊不禁的走出卧室,忽的一声,瞬移跑了!

“我靠!”叶岑宇气的狠狠跺了跺脚道:“这……这都什么事呀!”

叶岑宇无奈的回到卧室,看了一眼床上的两名少女。

傅静神色正常,只是被迷晕,并没有大碍。冷凝虽然被张婶止住了血,可是腹部伤口已然有些血水渗出。

叶岑宇想看看冷凝伤口,心里却又有些迟疑,这男女总归有别,腹部可是女子禁区,岂能随意查探。

修道者有自愈能力,普通的外伤没有什么大碍,可是冷凝修为被封,与普通人无异,如果不及时治疗包扎,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这张婶八成是故意的!”

叶岑宇气哼哼的在床边来回走着,寻思着对策。

“怎么办?难道请医学系其他人来?不行,绝对不行,要是人问起,我该如何解释?”

叶岑宇在医学系可以说除了花冉,文倩儿和傅静,根本就没有熟识之人。

叶岑宇脑中灵光一闪自言自语道:“对了,我可以找陆婉晴来帮忙呀。”

叶岑宇觉着此法可行,怎么说他也救过陆婉晴性命,陆婉晴应该会保守这个秘密。

说干就干,叶岑宇离开居所,利用传送阵来到魔法系。

魔法系是飘渺学院最大的系,不仅人数最多,地盘也最大。共分为五个区域。每个区域仅比医学系小一点,区域之间相距有几十里路!

第一次来魔法系,叶岑宇跟无头苍蝇一般分不清东南西北。

“我的个亲乖,这也太大了。”

正在这时,从魔法系方向走来一位俊俏的少年。

叶岑宇笑呵呵的上前问道。

“你好,师兄,你可是魔法系学员?”

“不错,正是。你有何事?”少年撇了撇嘴道。

“我想问下,陆婉晴在哪个地方?”

“陆婉晴?”少年脸上露出一丝敌意:“你说的是冰系的女神陆婉晴吗?”

叶岑宇记得陆婉晴学的冰系魔法,便点点头道:“正是。”

“你是她什么人?”少年问道。

“哦,我是他朋友。”

“朋友?”少年眯了眯眼问道:“属于什么类型的朋友?”

叶岑宇一愣,心道:“你母亲的,问个人而已,你有必要问这么清楚吗?”

“普通朋友。”叶岑宇笑呵呵的回答道。

“切,就你一个普通人也想好事?”少年蔑视的看了一眼叶岑宇。

“兄弟,我只是问陆婉晴在哪,没必要这样吧。”叶岑宇有些恼怒。

“谁是你兄弟!”少年不耐烦的说道:“自己去找!”

说完,气呼呼的走了。

“你……”叶岑宇指着离去的少年,差点喷了口老血!

少年刚走一会,便从传送阵走出一位少女,叶岑宇屁颠颠的上前询问起来。

“你好,师姐,我向你打听一个人?”

少女展颜一笑道:“你找谁呀?”

“陆婉晴。”叶岑宇小心翼翼的说道。

“陆婉晴呀,巧了,她和我一个厢房,我带你去吧。”

叶岑宇大喜,倒了声谢后,跟着少女向着冰系区域走去。

少女名为潇湘,是陆婉晴的室友,虽然长相差点,但性格十分开朗,活泼,是个典型的开心果。

听闻叶岑宇姓名之后,潇湘惊讶的张着小嘴道。

“呀,你就是宇岑叶呀。婉晴妹妹经常提起你呢。你现在可是魔法系男生的公敌!”

叶岑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解的问道:“我第一次来魔法系,怎么就成了公敌?”

“嘻嘻,你不知道,婉晴妹妹是魔法系男生心中的女神呢。可是婉晴妹妹从来不正眼瞧他们。前几天婉晴妹妹专门到医学系看望你,可把这些男生气坏了。”

“呃!”叶岑宇觉着自己比窦娥还冤。

潇湘瞥了一眼叶岑宇道:“你说你一个普通人,虽然长的还算俊俏,可是修为没修为,家世没家世,为何婉晴妹妹会对你情有独钟呢?难道就是因为你是医学系编外导师?”

叶岑宇微微一笑,没有言语。他觉着陆婉晴之所以经常提起自己,恐怕是因为救她一命的缘故,并没有深究其他。

“嘻嘻,宇岑叶,你这次来魔法系找婉晴妹妹,所为何事呀,不会是表白吧?”

叶岑宇赶紧摆摆手道:“你可别瞎琢磨,我找陆婉晴是想请她帮个忙的。”

“嘻嘻,我看你是借帮忙,想和婉晴妹妹多亲近亲近吧。”

叶岑宇翻了翻白眼,这种事情越解释越让人误解,还不如缄默来的实在。所以便闭口不言了。

见叶岑宇回避这个话题,潇湘捂嘴偷笑了一会,便转移话题问道。

“宇岑叶,我还听说炼丹系女神聂欣涵,对你也十分爱慕,就连飘渺学院的女神文导师似乎也对你另眼相看,你到底有何特殊之处?”

“萧姑娘,我就不明白,你都听谁瞎说的。”叶岑宇有些摸不着头脑。

“哈哈哈,我还听说你有断袖之癖。”

“我靠!”叶岑宇一脑门子黑线。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叶岑宇自认为十分低调的在医学系,没招谁没惹谁,怎么突然成了飘渺学院炙手可热的人物!

“萧姑娘,你说的一点没错,我确实有断袖之癖,你可要理我远点。”叶岑宇凶巴巴的说道。

潇湘不仅没有离远点,反而凑近了些问道。

“宇岑叶,给我说说,你为何喜欢男人呢?难道你有不幸的童年,又或是被女子所伤?”

叶岑宇彻底被潇湘打败了,这次他只能装哑巴了。

两人一路无言,很快便来到了一处马场。叶岑宇交上两百玄晶,租了两匹马。

两人骑马向着冰系赶去。

到了冰系所在区域,两人又步行了一刻钟,来到了潇湘的住处。

刚到门口,潇湘便喊道。

“婉晴妹妹,宇岑叶来了!”

潇湘语声刚落,陆婉晴一脸欣喜的从屋内跑了出来。

“叶……”陆婉晴赶紧改口道:“宇大哥,你怎么来了。”

陆婉晴说完,便上前亲昵的挽着叶岑宇的胳膊。这个亲昵举动在外人看来十分惊诧,不过叶岑宇在冰域雪渊便习以为常,陆婉晴和安洁雅一样,没事就喜欢挽着他的胳膊,而且是一边一个,齐人之福!

叶岑宇笑道:“陆姑娘,我有件事想让你帮忙。”

“宇大哥和我还客气什么?有什么要婉晴效劳的。”

“这件事恐怕需要陆姑娘随我去医学系走一趟。”

“好的,反正现在没事,我们走吧。”陆婉晴毫不犹豫的答应道。

两人告别潇湘,相伴而行。

刚走出不到十丈,便碰见了七八个少年。

为首的少年见陆婉晴亲昵的挽着叶岑宇胳膊,不禁眼神中露出一丝恨色。

“婉晴,这位是谁呀。”

陆婉晴见少年挡住去路,秀眉微蹙,淡淡的说道:“南宫俊,让开!”

“哟,这位仁兄还怕见人吗?”南宫俊嗤笑道。

“呵呵。”叶岑宇笑道:“我是医学系的宇岑叶。”

“宇岑叶!”南宫俊夸张的瞪着眼说道:“原来是有断袖之癖的宇岑叶……哦,对不起,你还是导师,请原谅我出言不逊。”

“你……”陆婉晴怒道:“南宫俊,休要出口伤人!”

叶岑宇看了一眼南宫俊,淡淡的笑道:“呵呵,我有什么喜好,关你屁事!不过你这样的男人,我没什么兴趣。”

见叶岑宇一本正经的模样,陆婉晴一旁掩嘴偷乐。她早就知道叶岑宇为了不让人打扰,故意装作有断袖之癖。

“你……”南宫俊满脸怒色:“要不是看在你是导师的份上,就凭你刚才一句话,你休想走出魔法系!”

叶岑宇岂能不知飘渺学院的院规,这南宫俊不过虚张声势,在飘渺学院没有任何人敢在院内斗殴。不过有仇有怨的可以前往竞技台比划比划,不过这需要双方同意才行。

“呵呵,怎么?你还敢动粗不成?”叶岑宇撇了撇嘴,一脸无所谓。

“嘿嘿,一个普通人口气不小,听说你医学造诣十分惊人,怎么不练出神丹,将自己变成修道者?”南宫俊嗤笑道。

“哈哈哈。”其余六名少年均大笑起来。

叶岑宇盯着南宫俊,缓缓的说道:“放心,会有这一天。不过如今好狗不挡道,滚开!”

南宫俊虽然气的七窍生烟,不过他不傻,叶岑宇是导师,如果有过激行为,恐怕立刻会被飘渺学院扫地出门!

“哼哼!”南宫俊冷笑几声让开道。

陆婉晴和叶岑宇绕过南宫俊,刚走出没几步,身后便传来南宫俊冷冷的语声。

“听说你是医学系学员竞技的参赛队员,我十分期待能和你分在一组!”

叶岑宇止步,转过身形,淡淡的说道:“你的梦想会成真的,不过你别太早被淘汰了才好。”

当阳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乐山市红十字会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妇科医院
江西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玉林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