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宁小闲御神录 第390章 借刀好杀人

2020-01-16 23:34: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宁小闲御神录 第390章 借刀好杀人

琅琊神识强大,早看到端木彦眼中一丝无法掩饰的错愕。他和这人在心计上交手多次,从未见他露出什么破绽,眼下这般失态只有一个原因――在猝不及防中,被宁小闲道破了心底的秘密。

在这一刻,琅琊当真是宁可自己不知道这个秘密!

眼看着琅琊望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怒火,宁小闲一气呵成,只觉得自己这辈子说话都从未达到这样快的语速:“否则他怎么能拿得出孟婆汤,否则他怎么会说对乙木之力的研究比谁都深刻,就因为他是活了好几万年的老妖怪,长天大人的死对头!对了,否则他怎能以**之术控制住缪檀?!”端木彦的各种说辞也有硬伤,那就是他的来历不明。是以这几句话,一字一字都砸在琅琊心口。

端木彦也不愧为人精,在这一瞬间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那一点讶色瞬间消失,口中只狞笑道:“胡说八道,阴九幽是谁,我怎么不认得?小丫头片子,随便拿一瓶药剂就敢来冒充**汤?”

就在这个当口,宁小闲居然又做了一件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之事。

她突然笑了,轻松愉快道:“有件事你说对了,我确实在胡说八道:这瓶药,根本不是什么**汤!”

顿时满场静穆。

她轻抬皓腕,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中,那支琉璃瓶被她“吧唧”一声捏得粉碎,黄色的药液流得遍地都是。她随手丢掉了碎片。自怀中取出雪白的丝巾来,轻轻拭了拭手。

以琅琊的镇定功夫,此刻手腕都在轻抖:“你……你……”

眼前的姑娘笑得风清云淡。说的话却令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门主大人,无论我手里的药是真是假,它已经摔烂了哟。”她伸手指了指端木彦,“您惟一的希望,可就在他身上了!”

该死,真是该死,她又摆了他们一道!琅琊气得面目都抽搐起来。却无暇它顾。因为端木彦已经变了脸色,突然返身向外便跑。

琅琊微一跺脚,林地边缘已经刮起了一阵罡风。向着场地中央聚拢,森林中的树木也摇晃起来,无数藤条倏地伸出,目标只有一个――

端木彦!

一直保持着沉默的长天此时终于出声了。他不得不赞叹道:“丫头。干得漂亮!”

她先以假药剂乱了端木彦的心神。令他露出破绽,又道出了端木彦就是阴九幽分身的事实,令琅琊再不能与他交易,最后捏爆了她自己手里的药瓶子。

那么,就像她所说的那样,不管她手里曾经的药剂是真是假,这世上惟一的一碗**汤,只在端木彦手上了。琅琊既不能与他交易。那么无论他原来对端木彦有什么顾忌,现在获取的渠道只剩下一条――

明抢!

琅琊可是渡劫成功的仙人。是除了长天和白虎之外,她见过的修为最深厚之人。借他之手来对付阴九幽分身,可比她们仨人出手要稳妥得多。最妙的是,琅琊明知道自己被她利用了,却还得顺着她挖的大坑跳下去。这就叫阳谋,哪怕你都知道这是个陷阱了,却还得义无返顾地去踩!

这一招借花献佛、借刀杀人之计,即使在长天看来也堪称漂亮完美至极!

端木彦的奔逃、琅琊的悍然出手,不啻于混战开启的讯号。下一瞬,七仔化作离弦的箭羽,向着端木彦奔射而去。

原本斜倚在树下的青鸾,此刻也化为青鸟,徒然飞上空中,发出了三短一长的清鸣。这鸣声乍听之下并不如何惊天动地,却通过空气往四面八方一**传了出去,至少方圆千里之内都能听闻。显然她在召唤隐流妖众前来相助了。

这四声清鸣一过,她口中开始念念有辞,引发身上妖力阵阵波动。她以术法见长,恢复了真身之后,神通威力大增。

方才那么重的伤势,居然已经完全痊愈了,她只觉得浑身妖力充沛,状态竟然比未受伤前还要好些。方才形势危急,七仔喂给她的,是长天亲手所炼的上古奇药“还魂引”,她服下之后浑身上下的明伤暗伤全数愈合,并且此后的五个时辰内生龙活虎,但是药效一过就要昏迷三天三夜,并且减二十年阳寿。

青鸾的寿命比人类要漫长得多,只要再熬过了天劫,此后阳寿还会大增,此刻她只着急要加入战局,怎么会在乎区区二十年寿命?

也不知端木彦用了什么秘法,身形都划出了残影,奔逃速度居然不比七仔慢,只用了半息就逃出众树卫的包围,那些藤蔓纷纷落了个空。巴蛇森林被树卫所拱卫着,可惜这些生灵同样有着树木的弱点――个头虽大,动作太慢,是以一般用来起警戒、哨卫之责,真正有强敌来犯,动手的还是闻讯前来的隐流妖兵。

端木彦清清楚楚地知道,青鸾已经向隐流发出了战斗的集结令,数分钟内他要是逃不出去,以后也走不了了。他只不过是阴九幽的一个分身,还没有强大到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隐流的地步。

可惜他现在无法驭器升空而逃――琅琊战斗经验丰富,兼神通广大,起手召唤来的飓风横扫整片天空,一片摧枯拉朽之势,正是为了防止他从空中逃走,宁小闲只瞥了一眼,就断定这飓风的等级差不多相当于常年肆虐华夏东南沿海的十二级台风。哪怕是七仔飞上了天,面对着这样恶劣的飞行环境,速度和敏捷也要大受折扣。

所以端木彦只能在地面上朝着红云台地的方向奔逃,力求先跑出隐流的主场再说。他动用的秘法虽然能使速度极大增加,但不可持久,只能坚持大概五息左右的功夫。然而这里离红云台地不过半里,五息功夫,足够了。

他大步流星往前疾奔。偏偏在此时,去路的地面上突然弹出一张大,朝着他兜头罩去,每一根绳缆都有儿臂粗,粗糙纠结,看起来像经历了千百年的风霜,上头还长满了树瘤和疤结,纵横阡陌上闪着淡淡琉璃色的金属光泽。阳光下,每一处眼上还有蓝莹莹的光芒闪动,那是铁藜蒺大小、长着倒勾的尖刺。

更阴险的是,在刚才众人斗口时,肉球这厮为了保险起见,也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这张大可是织了整整两层!

方才说话的时候,长天就知道免不了一场恶斗,已经指挥肉球从宁小闲身后滑进了土里,又钻到了前方埋伏,此时正是守株待兔。

肉球织成的大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弹出,像一只巨大的肉食蝙蝠,而端木彦本身的亦是风驰电掣,这就像他一头要扑进里去一样……要知道,几百枚寒光闪闪的毒钩可正等着他自投罗。面对这般骤然变故,他反应也是极快,面上连半点讶色都没有,已经反手拔出了一柄黑漆漆的长剑,然后抬腕、出剑,百忙之中还能划出一个极其规整漂亮的十字花剑。

说来赘述,其实也就是刹那功夫里有乌光闪过,重重地砍在藤之上。

经过息壤大耗血本的栽培,肉球已经几度进阶,现在业已全部转为了琉璃金的体质,其强度相当于凡铁的二十余倍,几乎可以比得上云纹钢这种产量稀有的特种钢铁了,加上藤妖天生的韧度,这张大兼具了柔韧与硬厚,即使是宁小闲自己,也没把握能在短短时间内突围而出。

然而这把乌剑劈出,连光芒都是黯淡得几不可见,切在肉球身上却像劈豆腐一般,吱溜一声就将端木彦面前的层层巨给劈出了一个十字缺口,正好可容一人通过。切口处像被烙铁烧过,不仅萎顿内缩,并且乌黑焦灼一片。宁小闲的识海之中,顿时响起了肉球的惨嚎之声,显然受创甚剧。

青鸾高飞在天上,眼力又好,此刻就能看到端木彦手里的长剑居然是黑中泛红,通体散发着微微的黑光,然而剑身上却浮现出上古妖文,乃是“妖颅”两个大字,文字之间还有妖异的嫣红明明灭灭,挥舞之间,浓厚的血腥气四散开来。

然而受肉球的藤这么一拦,端木彦的脚步还是慢了下来。长天原也没指望肉球的攻击能够奏效,所争的无非是这刹那间的拖延功夫。这才是真正的一寸光阴一寸金!

琅琊已经追了上来。他奔行的方式十分诡异,并不像寻常修仙者那样运力于足下发力狂奔,而是类似于瞬间移动,往往上一秒看到他的人还在四五十丈外,下一秒就已经迫近了你的面前,端的是格外潇洒自如。

琅琊凑近了之后,没有急着出手,先是施放了自己的独门领域,然后才贴了上来。这个领域施放得极有技巧,因为他和端木彦冲在最前,所以这个领域暂时只覆盖了两个人。七仔此时也已经快追上这两人了,然而长天却叱了一声道:“后退!这个领域你碰不得!”七仔顿时一个朝天冲,堪堪贴着领域外围飞了上去,随后悬浮在两人头上。(未完待续。。)

上海中大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重庆皮肤病医院在线咨询
贵州癫痫治疗最好医院
癫痫病医院深圳哪家好
枣庄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