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至尊吸血鬼:我本张狂 138.第138章 简单幸福

2019-12-05 05:3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吸血鬼:我本张狂 138.第138章 简单幸福

月光下,男子负手而立,背着月光的缘故让人看不清面容,他死死的锁定住狸妖的面容,拼命压制住内心的躁动。

狸妖愣住,男子熟悉的气息传来,让她觉得又难受又愧疚,她内疚的看着他,原本不想哽咽的却突然哽咽起来。

他不敢置信的暗中掐了自己一把,当感觉到真实的疼痛时,他终于抑制不住的快步上前一把把狸妖拥入了怀中。

“我不是在做梦吗?妖儿,你终于愿意出现了吗?我好害怕,你还会再消失吗?”林牧之紧紧的抱着狸妖不愿在放手,双臂有力的似乎想把狸妖揉入自己的骨子里一般。

狸妖哽咽了,她微微抽动着肩膀,拥住了林牧之,声音沙哑的说道:“不离开,再也不离开了。”

林牧之抱紧狸妖,头部搭在了狸妖的颈窝,贪婪的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他急忙说道:“妖儿,不许骗我,不许再离开我,要一直陪着我,好吗?”

“好。”狸妖哽咽着说道。

“妖儿,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你为什么那么狠心离开我三年?”

“妖儿,三年来我总是一个人,多少次夜里我醒来想的念的都是你,可是你一直未出现。”

“妖儿,我……”林牧之说着,他也哽咽了,他把头埋在狸妖的颈窝不愿起来,微微抽动着身体,难抑的哭了起来。

狸妖心中刺痛,她慌忙的拍着林牧之的背,安慰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要哭。”

她这一安慰起来林牧之哭的更加伤心,歇斯底里的哭声似乎想把三年以来的烦闷全部发泄出来,狸妖知道哭也没有用,便安静的抱着林牧之,任他发泄。

不远处,安慕希笑意吟吟的看着这样的场面,他该开心的,不是吗?只是为什么,他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心还是那么的痛呢?

他深深的看了狸妖一眼,而后便转身离开,步伐沉重背影萧条孤单,就让他一个人吧,二十多年以来,他一个人也习惯了,他始终都是一个人,难道不是吗?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洒向大地的时候,当动物们出来觅食的时候,当城市开始喧闹的时候。

房间中男子早早地便醒了过来,他半撑着身体看着身侧闭眸沉睡的很安详的女子,心底充满了满满的喜悦感。

他把女子的手执在了手中,五指相插交扣握在了一起,他紧紧握住,不放开,一辈子也不要放开。

他笑着不厌其烦的一直看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即使保持了这个姿势许久了,他也未觉得累似得继续看着。

“大清早的就不困了吗?”忽然,狸妖掀唇轻声说道。

林牧之见狸妖醒来,欣喜不已的低头就在她的脸颊轻啄了一口,他快速退开就像偷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得瑟,他挑眉笑道:“这是早安吻。”

狸妖听了哭笑不得,面对这样的情况她有些忸怩,毕竟曾经他与她是姐弟的关系,现在却睡在了一张床上。

“别闹。”狸妖轻轻挣开了他的手,林牧之感觉到了不满的捉住了狸妖的手,十指相扣又把她的手紧紧抓住。

狸妖不自在的挣了两下,见挣不脱,她瞪了林牧之一眼,嘴巴一张就想要讲道理来了。

不料林牧之先她一步说道:“妖儿,我爱你。”

狸妖一愣,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而后她恢复如常,佯怒的瞪了林牧之一眼,说道:“说什么呢?还不快睡觉。”

林牧之见了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他说道:“妖儿,你肯定也是爱我的,不然怎么会接受我呢?让我们抛掉过往重新开始好吗?真正的重新开始!”

狸妖顿住,不语,她撇过头去不再看林牧之,淡淡的声音传来:“我有些累。”

林牧之见她有些不对劲,他收起了玩闹的神色,抿唇愣愣的盯着她的后脑勺,好一会儿过后,竟然传来了狸妖平稳的呼吸声。

林牧之轻笑不已,从背后抱住了狸妖。

狸妖才刚开始进入他的生活,他不能把她逼得太紧,反正来日方长,这么想着,林牧之拥着狸妖进入了沉睡,三年以来睡得第一个安稳觉。

日上三竿,城主府,城主居所,外部。

几个男子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跨进去。

谁能告诉他们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最尊敬的城主大人今天居然赖床了,都日上三竿了还没有出来的身影,他们也不敢贸然进去打搅城主,一时间他们只得在外面探着脑袋不停的张望着。

渐渐的屋内还是没有动静,于是城主府传出了一条惊人的消息,他们的城主大人赖床了。

屋内,两人安详的睡着,平稳的呼吸声伴随着温暖的阳光,特别的安谧和谐。

狸妖忽的睁开了双眼,她感受到林牧之有力的手搭在她的腰部,她幸福的笑了笑。

她轻轻的拿开林牧之的手,便要起身。

却忽然只觉得腰部一重,林牧之已经霸道的把她拉向了他的怀中。

“你要去哪?你还要离开我吗?”林牧之眼底满是不安与惊慌,天知道刚才他在做着美梦的时候,忽然美梦破碎他直接吓醒了,当看到狸妖起身时,他更是依赖的拽住了狸妖。

狸妖抬眸,看着他眼底的不安,她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背部,像安慰小孩子似得安慰道:“别担心,我不会再离开了。”

“那你刚才要去哪?”林牧之明显不相信,他揽住狸妖的腰部不放开。

狸妖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日上三竿了,身为一城之主难道就这么闲吗?”

“那不一样。”林牧之似小孩子似得幼稚的撇撇嘴,他大声唤了一声,“来人。”

顿时,门外想起了一阵脚步声。

狸妖顿时愣住,她不解的看了林牧之一眼,下意识的就想躲到被窝中去。

林牧之可不准她躲避,他霸道的掐住她的腰把她搂在了自己的怀中,两人呈现出了一种亲密的姿势。

同时,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两个侍女,她们看见狸妖时眼底闪过震惊,而后她们面色如常的向林牧之请安。

林牧之点点头,把头搭在了狸妖的肩上,幸福的说道:“快叫城主夫人。”

两个侍女听了此话震惊的睁大眼睛,而后她们恭敬的叫道:“城主夫人。”

狸妖顿住,威胁似得手肘捅了林牧之一下,而后她笑了笑,说道:“你们下去吧。”

她们面面相觑,没有得到林牧之的吩咐她们不敢轻举妄动。

“下去吧。”林牧之说道,顿时两人离开房间。

林牧之见此,问道:“妖儿,你把人都叫走了,谁来为我穿衣服?”

狸妖听了顿住,她挣来林牧之便起身,拿过外袍便套上。

“莫非你不会自己穿衣服不成?”狸妖反问,她迅速的整理着自己的衣着,不一会儿便整理好了自己。

林牧之还坐在床上了,他用哀怨的眼神看着狸妖,他委屈的拖长了嗓音叫道:“妖~儿!”

狸妖听了受不了的摇摇头,说道:“好了好了,难伺候的城主大人。”

林牧之听了得意洋洋的笑开,张开双等着狸妖来,那模样颇有几分等着狸妖来投怀送抱的架势。

狸妖轻笑一声,拿过一件深蓝色锦袍,为林牧之穿上,又替他整理了衣襟。

林牧之垂眸,目不转睛的看着狸妖认真的模样,久久不能回神。

“在想什么?”狸妖为他穿好衣服,抬头便见得他炯炯有神的目光,她微微撇过头有些不自在的问道。

林牧之勾起嘴角,笑道:“想着妖儿为我穿一辈子的衣服。”

狸妖愣住,她勉强的笑了笑,自然而然的转过身背对着他,敛去了她眸中的悲伤。

林牧之见了只当狸妖在害羞,毕竟他们的关系转变的太突然了,有不适应是正常的,况且他自己也不太适应。

“妖儿,我为你梳发。”林牧之把狸妖按坐在铜镜前,他拿过一把精致的牛角梳,轻柔的梳着。

狸妖的发丝长及后腰,顺滑极了,一梳到底,林牧之喜欢的反复摸着她的发丝不舍放开。

“妖儿,只有夫君才能为妻子梳发,你这样,是不是在默认了什么?”林牧之突然勾唇笑道,语气中的意思很明显。

狸妖听了,直视着铜镜中的自己,未语。

林牧之撇撇嘴,抬眸扫了一眼镜中的自己与狸妖,心底填满了浓浓的幸福,只是忽然,他不经意一眼与镜中的狸妖的视线相撞上,狸妖的眸子瞬间倒映入他的眼底,他瞬时想起了三年前的事。

林牧之压制住心底的难受,现在都过去了。

“妖儿,你的眸?”林牧之疑惑的问道,狸妖的眸一直以来都是诱人神秘的深红色,此番,怎么变成了这样。

狸妖听了,面色不改的抚了抚眼角的位置,平静的说道:“我没有灵力,所以变成这样了。”

当初她因为在药池中浸泡的太久的缘故,整个人都受到了影响,眸子也因此变得不再纯净,还差点失明,还是安慕希用尽了所有的灵丹妙药才换回光明。

林牧之听了,心底抽痛,他难受的问道:“妖儿

,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要把她的修为全部送给他,为何要离开他直到现在才出现。

狸妖轻笑着摇摇头,三年前的事情她明显是不想再说了。

林牧之见了不死心的继续追问:“妖儿,你为何要离开我那么久?”

狸妖不愿回答,她站起身来与林牧之擦肩而过走开,林牧之反手一把拽住狸妖的手腕不让她走。

“我不问了,妖儿别生气,我只是害怕,妖儿会再离开我,我好害怕。”林牧之难过的说着,目光灼灼的看着狸妖,深情且温柔。

狸妖眉心一痛,她揉了揉,说道:“别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林牧之听了这话还是没有安全感,他不能让狸妖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否则的话他担心她又会离开。

狸妖见着林牧之还是不放心的模样,她心底难受极了,是因为她林牧之才变成现在这患得患失的模样,全是她的错。

“今天有什么事吗?我陪你一起。”狸妖话题一转说道。

林牧之听了笑开,执起狸妖的手明显狸妖的话正合他心意,牵着狸妖便要出去。

狸妖却不依,她看着两人紧牵着的手说道:“外面有那么多人。”

林牧之却无所谓了,他笑道:“他们迟早都要知道你是城主夫人,早一些晚一些不都是一样的么?”

狸妖听了轻声笑了笑,既然林牧之喜欢,她又何必顾忌那么多,当下,两人笑着手牵着手动作亲密的走了出来。

一出来,看着城主院落的情况的众人顿时大跌下巴,这是什么情况,撑住的房间中竟然莫名其妙的出来了一个女人,这可是三年以来第一次啊,他们的城主大人居然恋爱了,看那模样,似乎还睡一个房间了。

怪不得今日他们的城主赖床了,原来是因为这样,他们瞬间明白似得点点头,瞬时把所有的事情暂时放开了脑后,然后集体轻声小心翼翼的离开,他们要去传报消息去了,他们就要有城主夫人了。

林牧之带着狸妖走出了居所,瞬时所以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林牧之与狸妖的身上,林牧之戴上了象征身份似得的面具,心情愉悦的行走在城主府之间。

路过的下人见了此,纷纷对狸妖投入了好奇的目光,不出一刻钟的时间,城主大人有喜欢的女子的消息传了出去。

要知道三年以来城主的身侧从未出现过女子,就连对他示好的女子他也是拒绝的,这回有了个女子得到城主的接受,他们不禁怀疑究竟是什么人才有这么厉害的本事能够抓住城主的心。

林牧之今日一扫以往的冷漠沉寂,欢喜的牵着狸妖走着,狸妖见了哭笑不得只是由着他去了。

林牧之来到了议事厅,与狸妖一同坐在了主位之上。

“来人,把于演叫来,叫他……带着那十六人来。”

狸妖听了瞬间明白了那十六人指的是三年前她购买的奴隶,林牧之想告诉他们,他们原本的主子回来了。

海门市第四人民医院
黄山市第二人民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江苏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上饶治疗妇科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