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绘梦师笔记 第三章 清水坊002

2019-09-13 19:40: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绘梦师笔记 第三章 清水坊002

清水坊内阁

巨大的水池紧紧抓住内阁四壁,阁内没有一处落脚点,只要开门迈进一步,就会坠入深不见底的池水中。

少年半仰漂浮在水池中央,赤红色的睡袍好似水中盛开的一朵火莲。

他喜欢在水中休息,天性如此。所以常常用人血将池水染出腥味,只有这样,他才觉得思绪慢慢平静下来。

今天的鲜血与以往的不同,血液里充斥着丰盈的灵气,被池水稀释后变得更加醇甜。

不愧是宗门长老的血。

想着,他潜意识抬头看了看吊在横木上的尸体,血液已经被榨干,黑袍破布般的挂在身上,空洞的双眼仿佛在盯着他看。

“活该。”想起以往的种种,少年恨恨咬牙,闭着双眼沉入池底。

翌日

我和决风准时到达清水坊,只见少年红袍披身站在门前,突兀的屹立于茫茫雪色之中。

他左手提着一盏烛灯,火光呈青色,摇曳风中丝毫没有将要熄灭的感觉。见到我们,嘴角微微挑起不明意味的弧度。

“你们来了。”

“嗯。”

水盘依旧漂浮在半空中,薄薄雾气萦绕大殿,屏风后放置三把精致的木雕椅。

“坐吧。”

入座一番寒暄之后,我们开始切入正题。

“圣女峰并非凡尘之地,那里仙气萦绕,有山灵守护。你可有通神信物?”

“信物?”

决风眉头微皱,不光是他,连我也没听说过还需要什么信物。

“圣女峰为天神女娲后人的居所,自从神界消失后圣女峰也隐藏在山雾中,没有通神信物指引,你连山脚都靠近不了。”

少年说罢,抬头看了看我,墨色的眼底划过一丝狡黠。

通神信物,类似于梦缘宝镜之类的?

我下意识拉了拉袖口,谁曾想这些细节丝毫没有逃过少年的眼睛。

少年拿出昨日把玩的瓷杯,轻轻一挥,不知哪里来的水汽,在空中氤氲成几个神器的模样。

神器乃神族所有,神族并非少数,而他列举的都是些不出名的小角色。

“例如……这些。”

“……”

“只要有其中一个,我们就能找到去神山的路。”

决风知道我有宝镜,不断向我示意。

少年一针见血,说中要点。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救箐衫,决风是想提醒我,想救人就要下定决心。

“我有一个,只是不知道可不可行……”

我从袖袋里翻出宝镜,轻轻放在椅子旁边的石桌上。

“梦缘宝镜…你的那位朋友有救了。”

对于少年反应如此冷静,我并不惊讶

,其实我惊讶的是自己“意料中的”这种感觉,仿佛少年的笑容一直暗示着我,他对我了如指掌。

这个人不简单!

“小生名为清水。”

少年拂袖半躬,我自然知道这是何意。

“我名为南风彻。”交换了真名,契约已完成。

回到客栈,决风在我再三恳求下帮忙先替我付了我和箐衫的房费,因此这个人一天没有给我好脸色看,当初我还在想这个人会比较难相处,几天下来却也熟络了不少,偶尔还能打诨开个玩笑。而箐衫经过这几天的调养,也勉强恢复了许些意识,不过身体依旧十分孱弱,大多数情况下处于昏睡的状态。

三魂丢了七魄,能好到哪去?

我长叹口气,拉着她去和清水汇合。

不料,我们三人刚出客栈门没走多远,我只感觉肩膀一松,包裹被一男子飞身夺去,如此人多的地方也不好施展法术,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混入人群当中。

我傻在原地,因为临走时我把法器放到了包裹里。

这下可糟了。

决风没等我跟他说完事情的经过,听完那人的装束便飞奔出去,我拉着箐衫慌慌张张跟在后面,那人远远看见决风,跑的更加用力。

跑着跑着,不知不觉就出了京都。没想到那人脚力竟然比我们这些在灵境修炼的人还要好,见城外没人,我打出一道咒灵向前攻去……可奈何城外就是一大片雪竹林,竹子高大错节,地形对歹人十分有利。灵光打在竹子上,竹叶纷飞,一时间竟跟丢了。

“可恶!”

决风扶着竹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和箐衫紧随赶到。

“等等,你看。”

由于雪下过没多久,地上还有薄薄的雪层,歹人的脚印就印在雪地上。

包裹必须拿到,除了法器,第二重要的就是包裹了。包裹本身就是一个灵导器,可开启第二空间,不用时还可化成锦囊。里面装了不少我从灵境跌落时带着的东西,绝对不能丢。

薄薄的雪层风吹即破,我们十分勉强地跟着模糊的脚印,直通到一座破庙。而此地已离京都不下百里,寺庙荒废已久,眼前残砖败瓦一片废墟,看不出供奉着什么。这要是三更半夜想是那人绝对不会来这鬼地方的,做贼心虚,到底是慌不择路。

进入寺庙,看见香台上厚厚的一层灰,四下张望,没见人影,那人竟凭空消失了?

我和决风分两路开始查看四周,这寺庙之前似乎供奉的是阴间的某位神仙,因为壁画画着厉鬼,若不是神仙的话……那就只能是封印着妖魔了。

我浑身一颤,下意识周身运灵护体。不知为何,这么一运灵,竟然发现灵力比在山门时强了许多,这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过来看。”

决风大喊,我拉着箐衫走过去,只见香台右边的地砖破了一个地洞,埋着一条黝黑无光的地道,歹人的脚步延伸到里面。

只觉着冷风嗖嗖得从地道吹上来,古怪的味道扑面袭来。

我和决风面面相觑,底下必然不是什么善地。

自古就有流落凡间靠吸食人的生气存活的妖魔,凡间灵气较少,唯有的资源就是日月精华,但是仅凭这些是无法保持人形的,所以大多数都选择吸食生气这条不归路。

然而既然有流落凡间的妖魔,必然有投胎转世在凡间的仙人,妖魔无法降服,便会设咒将其封印。

此庙应该就是起到镇妖的作用。虽然不知道底下镇压的是何物,都一定不是善类。

我深吸一口气,先行下去,决风跟在我身后。我让箐衫留在地面,以防止再发生什么意外。

越往里走阴气越重,没过多久,我们便来到一个空旷的宫室。

决风拔出身后剑,警惕地看着四周。

一把巨大的铜铸琵琶立在正中央,我上前仔细一看,琵琶上竟然都是指甲的划痕,由内侧向外凸起,这些划痕组成一个个微小的咒符,只要一靠近就会微微发亮。

“里面铸着魂魄。”

听我一说,决风紧了紧握着剑柄的双手,显得十分紧张。于我而言,这在平常不过,琵琶可能是镇压此处仙人的信物,用来表明身份。例如绘梦宗的信物是五彩祥云。

这信物有一定的威慑力,恐怕是为了防止镇压的妖物逃跑特意放在两扇门的中央。而至于铸着的魂魄……不一定要人祭,虎、狼等兽类的魂魄也是可以的。

强大的灵压从头顶上方袭来,我抬头一看,一块形状奇怪的牌匾立在铜像上方,庄严的刻着四个大字:兰斯地宫。

铜铸琵琶左右各有一扇门,走进去才发现两扇门是相通的,都通向下一个宫室。就在我和决风准备进入下个宫室时,就听见男人粗犷的嘶吼从门的那头传来,紧接着就是骨肉被撕裂的声音。

决风匆忙跑了进去,我紧随其后,只看见那人的身体从中间被撕成两半,眼睛瞪得溜圆,死不瞑目。

“小心。”

劲风刮过,我左手拉开决风,右手开始聚灵,猛的左手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下,只感觉火辣辣的疼。

灵气随手打了出去,一个黑影在灵光中掠过。

用力过猛,我和决风双双倒地,撞在后面的墙壁上,我还纳闷这墙怎么这么矮,只到我腰的部分?余光一看,什么墙壁,分明是一个大棺材!

“快起来。”

我还没恍过神来就被决风一把拉起,听见身后砰地一声,什么东西撞在了棺材上。

决风拎起手中的剑向声音末端砍去,却劈空落在地上。

“这不是什么寺庙,不是什么封印,这是一处墓穴!”

宝宝健脾吃什么好
小儿发烧39度怎么办
剖宫产术后不规律便秘
剖宫产术后预防便秘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