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末日审判书 10. 刮痧

2020-01-16 18:58: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日审判书 10. 刮痧

梅林从米歇尔修道院出来的时候,太阳正好升到天空的中间。一丝风都没有,路边的树叶像蔫吧了的小狗一样,耷拉着耳朵软趴趴的一动都不肯动。这个时候连鸟都不肯出来活动了,实在太热了,梅林将亚麻布的长衫敞开来,浑身上下汗津津的。如果玛瑞安老师在这里的话肯定会讥诮梅林不是一个文明人了,不过西哥特人本来就是来自北方大荒原的蛮族人,虽然在无尽之洋打下了一片自己的空间,但是在神圣帝国的人看来,这些红头发蓝眼睛的大个子还是未开化的蛮人,尽管他们的城堡里面堆满了金币,依旧被那些神圣帝国的人瞧不起。

不过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就像当年神圣帝国的人也被希腊人瞧不起一样的,斯提利科也买了一个希腊人奴隶来教导他的儿女们学习文明的礼仪还有艺术。玛瑞安老师就是那个希腊奴隶,她会通用语,会希腊古典宫廷的礼仪,对神圣之城的艺术也有很深的造诣。

不过在热死和放浪形骸之间,梅林毫不犹豫的选择的后者,文明的本质在于思想,梅林敞开了白色的亚麻布长衫,开始怀念起帝国路边摊上五块钱一件的的确凉背心来。不过这个时候就算是脱光了衣服也没有用,因为一点风都没有。

“还是找个凉快一点地方,等过了暑气再去和比尔他们吧!”梅林自言自语地说道,梅林和比尔约好的时间是在黄昏之前,本来梅林是打算去到集市上闲逛一番,但是现在看来只能作罢了,早知道刚才就不要坚持离开修道院了,要知道刚才在竹林里面还不时的有一阵一阵的凉风吹来。离开之后整个人都像进入到火炉中一般,才过了一会儿就浑身都是汗水。

梅林身边时刻都跟着两个护卫,这是从阿德里安堡出来护送梅林到灰炉领的护卫,他们的目的是保护梅林的安全。

“是的,殿下,实在太热了!”两个护卫忙不迭的应答,他们可没有梅林这么轻松,身上还穿着皮甲。这会已经捂出一身的臭汗了。

“救命,救命!”就在三个人想要离开大陆往路边上的树林里面走去的时候,前面不远处一辆马车上传来了呼喊声,一个人从马车的门帘里探出头来,焦急的四处张望。

梅林本能的跑了过去,作为帝国的基层干部,学雷锋做好事已经成为梅林的本能了,急百姓之所急,苦百姓之所苦已经成为梅林的行动准则。

“美丽的女士,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梅林将敞开的衣服重新穿好了,站在马车下面问道。

“我的婆婆快要死了,有人能救救她吗?”马车里面的人说话都带着哭腔。

“美丽的女士前面就是希波城的米歇尔修道院,里面的修士可以救人!”梅林说道,阿里乌斯学院派的修士对治病救人很有一套的,梅林不觉得在人家的大门口耍宝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不,我们就是从米歇尔修道院出来的,他们说,他们说,”焦急的女孩一下子哇的大声哭了出来,眼泪叭叭叭的从脸上滑落。

梅林拉开马车的门帘,里面一股甜蜜的浓香味扑面而来,在车厢里面躺着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婆婆。梅林一步跃上马车,将老婆婆的手腕抬了起来。

梅林当然不会医术,他不过是通过老婆婆手腕上的脉搏来感受她的心跳。干枯的手腕滚烫无比,老婆婆此刻满面通红,鼻息微弱,嘴唇发白。

她中暑了,梅林很快就下了判断。就算是在帝国医术最巅峰的年代,中暑也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这是由于人体大量脱水造成的的电解质紊乱,进而体温升高,造成休克。

“我可以救她,”梅林将老婆婆翻过身来,仰面朝下躺好,“不过我需要一碗水!”

“有,我们有水!”哭泣的女孩止住了泪水,手忙脚乱的翻出一个翻出一个水壶,慌乱之中却怎么也打不开盖子。

“给我!”梅林一把抢过水壶,“碗,快点,我要一个碗。”

女孩的手一闪,车厢里面凭空出现一个金光灿灿的雕花碗来。梅林一把抓过那个金碗,将里面倒满了清水。

“银币,我要一枚银币。”梅林叫道。

“没有,金币行不行!”

“不行,金币不行,我要银币,最好是纯银的银币。”梅林焦急的四处张望,其实他自己的身上就有许多的银币,不过银币都在系统的包裹里面,他这个时候不肯当着陌生人的面凭空拿出一枚银币来。

忽然梅林眼前一亮,他盯上了女孩耳朵上白色的耳环,“也许你的耳环可以,那是银制的吧?”

“是的,银制的,纯银!”女孩双手哆哆嗦嗦的将耳环取了下来,放到车厢里面。

“很好,这个也可以的,”梅林拿起银制的耳环,刚才只注意到耳环的材质是白银,拿在手上的时候才发现这耳环上面有极其细致精巧的小苍兰的花纹,梅林拿着耳环在自己的手心试了试,非常顺手。

刺啦一声,梅林将老婆婆后背上的衣服,撕开一道口子。

“你要干什么?”梅林只觉得眼睛一花,车厢里面的闷热都散了几分,一把锋利的短刀散发着冰冷的寒气,距离梅林的脖子不过一个手指的距离。

“我是在救人!”梅林眼睛眨了眨,将手举了起来,仔细的端详起拿着短刀的女孩,一头栗色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束。清澈如水一般蓝色的眼睛里面掩藏不住里面的慌乱。两道黑色的眉毛弯曲如同细小的柳叶,双唇上还留有刚才咬过的牙齿印记。“如果在晚一会儿,相信我就算是圣托马斯也救不了她。”

“好吧,我就信你一次!”短刀从梅林的脖子上离开。那个女孩浑身的力气仿佛都在前一刻用尽了一样。

梅林拿起银色的耳环,沾上一点金碗里面的清水,在老婆婆的后背上开始刮痧,一次,两次,很快白皙的后背上就出现了一道红色的痕迹,再刮两次红色的印记就变成紫黑色了。梅林换过一个地方,很快老婆婆的后背就变成一片紫黑色。

吟的一声,老婆婆咳嗽一声,人清醒过来。

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怎么样
晋中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南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六盘水医疗癫痫那里最好
咸宁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