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魔术力量 第六十八章 祭灵

2019-12-04 11:10: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术力量 第六十八章 祭灵

双脚用力一蹬,泥土飞溅,索尔快速后退,再一个后空翻,躲过猛扑。

安塔斯脸色狰狞,眼神浑浊,只有暴虐。

扑空后,低吼一声,手指射出银线,连上傀儡人偶。

“吼”

人偶双眼开合,发出野兽般狂暴吼声,咔咔,俯身四肢着地,一下子跟上索尔。

因为人在半空,来不及躲闪。

索尔被人偶一巴掌给拍飞,重重摔在矮木丛,喀哧崩断,压倒了一片。

头顶阴影垂下,安塔斯伏在人偶背后,合体扑下。

浑身散发着暴烈气息,不把索尔撕成碎片,不罢休。

在地上紧急一滚,索尔翻身闪过坠落的身影。

傀儡人偶落地,砸出一个土坑。

溅起的碎木腥土,噗噗打在索尔脸上,出现青红血印。

“够了!”

索尔心头火起,怒喝一声,脚底炸开土坑,凶猛的蹿上人偶后背。

双手如捕食的野兽,悍然撞向安塔斯。

轰,挣扎的安塔斯滑下人偶,被索尔一把按在地上,抡起拳头一顿暴捶。

“臣服我,臣服...”

尽管被控制住,伤痕累累,但安塔斯依旧没有清醒,口水喷洒,癫狂的嚎叫。

同时手指间银线扭动,僵直的傀儡体内发出咔咔声,转身抱起索尔甩出去。

“该死!”

飞出去的瞬间,索尔暗骂。

空中扭腰翻滚,手腕在腰间一抹,抽出蛇形草绳索一抖,捆住傀儡人偶。

再一拉借力,宛若飞燕返巢。

安塔斯还未爬起,胸口就一沉,被索尔踩了下去,身下炸起一个凹坑。

“我没功夫拯救你的心灵!”

索尔冰冷的说罢,在傀儡人偶挣脱捆缚的绳索之前,抬脚,落下。

咔哧,安塔斯的手腕抽搐了下,无力的耷拉下去。

手指间控制人偶的银线,一根根滑落。

傀儡人偶的动作渐渐衰弱,瞳孔光泽散去,最后失去了活力。

索尔手一抽,人偶身上的绳索滑落,再一抖,快速缠上挣扎的安塔斯。

撕下衣角堵住嚎叫的嘴巴,安静了。

索尔这才有功夫,查看晶核传来的信息。

“祭祀类阵法的波动?”

是一段来自梅恩?科里达,在血色荒原的游历记忆。

其曾经路过一个举行大型祭祀的部落,在附近感受过类似的波动。

那是一场原始血祭,猎物在祭坛前互相厮杀,祭品就是鲜血怨气,和绝望的灵魂!

猎物,野兽仅仅少数,主要的是人类。

“魔术协会选择的一定是无人孤岛!怎么会有部落祭祀?”

就在这时,又一股怪异的波动扫过。

这次,索尔清晰地感觉到心脏被一根细针,猛地扎了一下。

仿佛注入了兴奋剂,心脏剧烈跳动,血液裹着狂热

,疯狂涌向大脑。

“晶核!”

有了防备,几秒后,索尔驱除了内心暴动。

安塔斯越发癫狂,挣脱不掉绳索,就撕咬嘴里的布块,拿头撞地。

砰砰作响,额头很快血肉模糊,血流满面,显得更加暴虐。

“嗷呜”

森林内响起汹涌的兽吼,此起彼伏。

哗,头顶俩个鸟群,如同两团乌云交融,哗然相撞。

凄厉鸣叫中,大片的鸟尸噗噗掉落。

不远处地面突然翻腾,两条地蟒蹿出土层,卷着漫天泥土,交缠在一起,扭动,撕咬。

同类相杀!

孤岛,很快会成为一个血肉磨坊。

“一场祭祀持续时间不定,但最少要三十分钟。”

“前期我能保持清醒,但随着吸收岛上的血怨之气和死亡灵魂,祭祀会不断增强,迟早会超过我的上限!”

“逃到海上?根据先前经验,加上现在情况,至少要一个小时,时间来不及。”

“那么剩下的路,就是找到祭祀所在,寻求生机。”

“岛外的两大家族,以及称号魔术使雷兽,迟早会发现不对,到时,一定第一时间赶往祭祀所在地。”

有了计划决定,那就行动。

“厄伦达,增幅感知五倍!”

血线沿着颈部攀上头部,意识瞬间爆炸,泛起一叠叠浪波。

但没有荡远,被压缩在周围两米范围。

索尔就像站在一片潮汐中。

风吹气流,树枝摇曳,土层中小虫细菌蠕动,甚至空中颗粒,树叶纹络。

心念一动,视野瞬间聚焦,放大,清晰的印在心间。

很快,诡异的波动再次袭来。

周身潮汐猛地被染成血红一片,随即荡起滔天巨浪。

这种感觉,就像放大十倍痛觉后,一根粗针扎进血肉。

“晶核,晶核!”

即使早就做好准备,刚刚催动晶核,索尔的意识就溃散了,毫无抵抗之力。

眉心符印浮现,瞳孔化为晶体,冷寂,没有一丝温暖。

极致的冷静下,抵抗完,增幅的感知立即沿着波动袭来的方向,蔓延而去。

就见“索尔”面无表情的,收起捆绑安塔斯的绳索。

在其扑上来之前,飞身而起,几个闪落,躲过掉落的鸟尸。

然后嗖地化作一道虚影没入林间,随着感知,奔向波动的来源之地。

至于癫狂的安塔斯,自生自灭吧。

这种状态的索尔,就像一台精密的计算机,将身体机能发挥到了极致。

夕阳沉入海线,最后的余晖洒在孤岛丛林,让视线更加昏暗模糊。

于是,索尔疾驰的身影,完全融入了昏暗。

厮杀的野兽,死斗的魔术使们,只觉一道轻风吹过。

即使感知敏锐的,觉察到了异常,也根本来不及反应。

“找到了!”

穿过一片茂密的树丛后,索尔轻盈的落在一根树干上。

小心扒开面前树叶,前方视野豁然开阔,明朗。

一个直径约五米的空地,树木草丛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空地插着的一圈稻草人,被点燃了,作为火炬。

地上到处是血肉碎块,有野兽的,有人类的,鲜血蔓延,勾勒出一个猩红的六角法阵。

一个由头骨和肋骨搭成的奇异堆垒,屹立在法阵中心。

像是坟穴墓碑,涂抹着风雨雷电,飞禽走兽,应该是祭坛!

祭坛上摆着两样古老的部落法器:一面手鼓,一个绿色铜镜。

法阵六个角,站着六个带着面具,穿着艳丽服饰,腰间垂着彩色麦穗的怪人。

面具似乎是用草枇、兽革、贝壳等制成,和服饰一样,刻绘人、飞鸟、鬼怪图案。

其中人或兽的表情,或慈祥,或狰狞,或平静,各不相同。

六个人,有的手拿花铃,有的敲鼓,有的甩动断鞭,边敲边唱,身姿舞动。

神秘的气息,在这块空地萦绕不去。

“祭灵祀舞!”

树干上,眉心符印消散,瞳孔恢复原状,索尔立即露出震惊之色。

六个跳着祀舞的怪人后面,还各坐着一个目光呆滞的少年。

其中,赫然有个消失许久的同伴”——马特-扬!

索尔目光一震,视线立即越过马特,落到其身前,戴着面具的高挑舞者。

“一定是那个赤蒙裔女人,朵朵-尼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