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两起刑案鉴定背后的真相

2019-07-17 22:16: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司法鉴定的结论如果被作为证据采纳,轻则会让人身陷囹圄,重则会让人丢掉性命。

  本来这是两起最普通不过的司法鉴定的案例,但是,在掺杂了一些人为因素以后,鉴定结果前后不一,甚至迥然相异。

花季少年的多种死因

2008年8月14日,17岁的吴朝贵,承担了从茶山往家里运茶叶加工的工作,忙碌了一天。

傍晚,他骑摩托车送同村村民吴东红女儿吴丽棋回家。两家相距只有500米。狭窄的土路上,遇到一辆小汽车,会车时,从小车上下来七八个人,有人张口就用当地的方言骂了句娘,说: 记得你打过我吗?

月光下,吴丽棋看到马刀抡向了吴朝贵的脑袋,暴行持续了约20分钟。这伙人走了,吴朝贵支撑着,爬上摩托车,洒下一路血迹,调头回到了自己的家门口。

吴东红帮吴朝贵的家人,马上找村医。然后把他送往感德镇医院。由于伤势太重,又连夜转往安溪县医院。

医院没有能够挽留住吴朝贵的生命。次日早上8时,经抢救无效,吴朝贵死于安溪县医院。医生说,要不是吴朝贵身体素质好,从他的受伤程度看,他可能连县医院也到不了,会死在送往医院的路上。

医院诊断死因是 肺挫裂伤引起的炎症导致死亡 ,而县级警方的鉴定完全否决了医院的结论,鉴定为 自身肺炎导致死亡 ,以一般治安案件处理,8名参与围殴少年仅一人被拘留。 

死者家属不服,第二次市级警方鉴定为 呼吸衰竭死亡,外伤起促进作用 。死者家属无法认同警方的鉴定,拒绝火化尸体,要求重新鉴定。

由检方送最高检的第三次鉴定为 外伤等因素作用下导致呼吸衰竭死亡 。警方说犯罪嫌疑人不服最高检的鉴定,要求死者家属同意再次向司法部(上海)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

结果,第四次鉴定为 多部位外伤引起脑水肿和急性失血,继而导致创伤性湿肺,终致肺、脑等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由此,行凶者最终受到严惩。

法医学鉴定书是观摩 铁案 材料而成

2002年5月16日凌晨2时许,叶员兰像往常一样叫二女儿万梦琴起床小便。小梦琴还不到5岁,从老家带到身边才一个多月,从小体弱多病,这次带来福建南平一是为治病,二是已经联系好幼儿园,准备在南平念书。

当时,万梦琴没有像往常一样径直去小便,而是下了床后,又回过身来,怔怔地看着母亲。叶员兰坐在床上,怀抱着才三个月大的儿子,顺手在女儿头上推了一下催促道 快去 。没想到万梦琴竟一下摔倒在地不省人事。叶员兰慌了,赶紧拿开水喂她,但喂不进去,连忙叫丈夫将女儿送南平市立医院救治,却抢救无效,于凌晨4时左右死亡。市立医院的医生见万梦琴的四肢有多处淤伤,死因可疑,打了110报警。

据警方调查,万梦琴常被母亲叶员兰随手用小竹杆或凉衣架责打,所以在四肢留下许多淤伤。因万梦琴长期发烧、咳嗽,虽多次带到南平的多家医疗机构诊治,但都被当作感冒来治疗。

2002年5月17日,叶员兰被取保候审。

2002年6月7日,南平市延平区公安局作出延刑技(2002)尸检09号鉴定书,认定万梦琴的死因为 融合性支气管肺炎所致呼吸功能不全和脓毒败血症 。

8月27日,延平公安分局以叶员兰涉嫌虐待罪向延平区人民检察院提交起诉意见书。11月29日,延平区检察院以 以犯罪嫌疑人叶员兰无法到案,请采取措施确保犯罪嫌疑人到案 为由将案件发回延平公安分局补充侦查。叶员兰说: 我从来没有逃跑,一直都在南平捡破烂,或者在家里卖水果。

2007年4月 0日,延平公安分局将叶员兰刑事拘留,同日向延平区检察院提交了补充侦查结论,抓获经过为: 延平刑警大队侦查员梁金宝、陈伟经侦查,在南平市延平区昼锦市场环保局一楼水果摊将在逃的犯罪嫌疑人叶员兰抓获。 同时,把万梦琴因病死亡的结论通知了叶员兰。

5月 1日,延平公安分局又以叶员兰涉嫌虐待罪第二次向延平区检察院提交起诉意见书,检察院接受了公安部门的起诉意见,决定以虐待罪起诉叶员兰。

9月10日,叶员兰的辩护律师出具辩护意见,认为叶员兰不构成虐待罪。

9月24日,延平公安分局法医室出具了第二份相差五年的《法医学鉴定书》,认定: 万梦琴主要死因为融合性支气管肺炎,外伤为辅助死因。

11月9日上午,延平区法院开庭审理,于2007年12月11日下达(2007)延刑初字第291号《刑事判决书》,以故意伤害罪判决叶员兰有期徒刑10年。叶员兰不服,提起上诉,二审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 月25日裁定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此案2002年的09号尸检报告,主检法医师是高克珉,复核为法医师徐伦武;2007年的0 9号法医学鉴定书,鉴定人为徐伦武,复核人为林金树。

也就是说,只有徐伦武是对万梦琴的尸体检验两次都参与的法医,第一次为复核人,第二次为主检人。当记者电话采访徐伦武法医,提出: 当初病案齐全,尸体存在时所做的复核结论与五年后的文字重新鉴定结论为什么不同,依据是什么? 徐法医的回答让人大吃一惊: 万梦琴的尸检不是我做的,我没有接触过尸体,2007年的鉴定是应检察院的要求重新作文字鉴定的。 当记者问道: 尸体灭失五年多了,这尸检怎么做,辅助死因在证据上如何表现?现结合多方面材料,是什么材料? 徐法医说: 我不能接受采访,要请示一下领导,看领导批准我什么能回答,我才能回答什么。

从案发时间的排序上可以看出,这第二份鉴定书,是徐伦武法医应检察院的委托 对万梦琴尸体检验报告进行补充鉴定 后出具的。距案件发生已经5年过去了,万梦琴的尸体也已经火化了5年,检察院和徐法医为什么还要出具这样一份法医学鉴定书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说:都是政绩惹的祸,这是检察院搞 观摩庭 的产物,检察院要组织一个全省的观摩庭,叶员兰案就是被 观摩  的 铁案 之一。因为叶员兰只是一个在城市以捡破烂为生、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的人,有法医的鉴定结论支持,就可以把案件办成铁案。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小儿便秘怎么调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