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提拔之恩

2019-10-12 16:36: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提拔之恩

台海12月6日讯 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着名国学大师傅佩荣今天在海峡导报发表文章说,人生之路上,需要有贵人相助。谁是贵人?为什么他愿意伸出援手?这一类问题不容易说得清楚,最后只好归结为一个字:缘。  我从辅仁大学毕业之后,考取台大哲研所硕士班。第二年就发生了“台大哲学系事件”,先后去职的教师(包括专任与兼任)共13人,于是出缺了一个助教名额,系里贴出公告说要公开招聘。我在几位老师的鼓励之下,提出申请居然成功了。理由据说是:我的大学成绩不错,并且当时已经出版了两本翻译作品。  一旦担任助教,等于进入公务员系统,得到终身的工作保障,将来还有升等的机会。我取得硕士学位之后,当兵两年,再回台大哲学系担任讲师。如果选择一辈子教书,硕士学位显然是不够的,但是出国念博士又谈何容易?我从中学以来都是靠奖学金交学费,早已习惯了自力更生,在出国念书的大笔经费没有着落之前,先专心教书吧!  教书到了第二年,快放寒假时,文学院的侯健院长通知我去见他。小讲师去见大院长,心中不免诧异与紧张。进了院长办公室,侯院长面带微笑说:“我观察很久了,你们哲学系就剩你这颗蛋,蛋要孵出来才有用,所以你设法出国念书吧!你去申请美国哈佛燕京社的奖学金。”  我直觉这是贵人相助,但我实在不知道他为何愿意帮助我。我把这件事理解为:院长基于学术理由而提拔院内各系的年轻老师。然而,这确实是厚爱于我。哈佛燕京社每年给台湾一个名额,提供四年全额奖学金,连带还有生活费与来回机票。申请者需要得到学校的推荐,并且保证学成之后回校报务。另一项条件则是:所申请的美国大学必须与哈佛大学属于同样的水平。  哈燕社通知我获选消息时已是三月,而美国各大学的入学申请截止则在二月初。我只好硬着头皮寄出六封申请书,结果侥幸得到耶鲁大学、康奈尔大学与威斯康辛大学这三校的入学许可。我想研究“宗教哲学”,于是选择去耶鲁大学,何况耶鲁还有余英时先生在历史系担任讲座教授,他是侯院长的老友。万一我在美国有什么事,还不至于求救无门。  我于1980年至1984年在耶鲁念书。当时耶鲁大学有一个统计,说文科博士平均要念6.7年。我在4年之内就念完了,秘诀只有“用功”二字。我接到论文审查通过的消息,等不及参加毕业典礼就买机票回台北了。家人在机场接我时几乎认不出是我,因为我的脸浮肿得有些变形了。  我向耶鲁的师长告别时,宗教学研究所的所长韩因教授特地写一封信给侯健院长,并且将此信拷贝一份给我保存留念。韩因教授在信中称我是“模范学生”,并且感谢侯院长推荐我去念书。我与这些前辈非亲非故,但是他们认真栽培提携我。我只有努力教学与研究,“薪尽火传”,以报知遇之恩。

微信小程序怎么注册
有营业执照开微商城
怎么开网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