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重返埃德加第十六章你的选择四

2020-01-25 23:31: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返埃德加 第十六章 你的选择(四)

结束谈话,林克与大神官一前一后返回营地。许多担心自己命运的商旅睡不着,在空地上升起了篝火,希望能借助着光亮驱散心头的忧虑。围成一圈的诸人谁也没说话,沉寂一直持续到下半夜。

刚有些许睡意的林克感觉有人靠近,睁眼一望,是多伊尔。

“我要跟你谈谈。”

说完,也不管林克作何反应,径自离开营地。

林克瞥了一眼就坐在对面的大神官,在篝火的映衬下,阿丽西娜的面容显得模糊不清。看她没有任何表示,林克起身追上多伊尔。

“你会隔音术吗?或者遮蔽术?无论我们走多远,大神官都能追踪到,距离远近在她的神术下没有意义,除非我们能使用她听不懂的语言。”走到一般人听不到对话的位置,多伊尔停下脚步。她的声音有些怪怪的,比起平时闷了不少,鼻音很重。

林克有些起疑,她对自己的身世真的一无所知吗?

霜寒想利用多伊尔腐蚀风之柱,应该早早在她心里埋下诱因才是。说不定,我和大神官的对话被她知道了。

被心里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林克又上下打量了一遍多伊尔。

姑且不论她是用何种方法得知的,在晨曦教派待了十多年,还成为被称为圣堂武士中最精锐的黎明骑士,心智应该比一般人强,否则也不会在已经知道真相的情况下还能如此镇定。

沉默了片刻,林克施展了双重结界。隔音与遮蔽一起用上。

“你听到我和大神官的谈话了吧?”

多伊尔身体一僵,缓缓抬头。看林克的眼神有些闪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原本我还烦恼该如何告诉你实情,既然那家伙已经介入,我也只有提前和你的摊牌了。”林克解除变形,恢复了本来面目:“虽然你可能已经知道了,还是正式地自我介绍一次好了。我是柱从流放之地召来的自然之子,林克。”

多伊尔连退数步,一直靠到坚实的树木才停下,瞪大的双眼写满了震惊。更多的是了然和痛苦。

“他呢?”

“你指游侠么?梅尔维尔.哈维已在一个月前死于死亡骑士首领塞伯利恩之手。这一点,它肯定没有告诉你吧。”就算刚才的对话全被多伊尔听到了,林克也有自信能揭露霜寒的阴谋。当然,前提是多伊尔的精神强度能支撑她听完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在接二连三的冲击下,多伊尔双腿无力支撑,缓缓滑坐在地。她甚至产生了一种逃避的念头,这是梦。我坐在篝火前面睡着了,对,这一定是噩梦!

情绪的低落太过明显,林克上前几步,拉住多伊尔的胳膊,“要逃避吗?”

“我……”

“这既不是梦境。也不是幻觉,你所看到所听到的都是事实,我不是梅尔维尔,游侠也并非你的生父。身为黎明骑士,你身心的强韧度就只有这么一丁点?”

盯着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青年男性。多伊尔不由自主地发抖,“你懂什么?你怎么可能明白我的痛苦?你……”话未说完。林克伸手覆盖住她的头顶,不等多伊尔有所反应,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席卷全身,两眼发黑的她暗叫不好。

短暂的黑暗过后,多伊尔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幽暗的空间,森林和营地消失无踪,只有不知边界的星空,她漂浮其间,远处有或大或小的璀璨星辰。

这是什么地方?幻境?

多伊尔判断自己可能是中了某种法术,半透明而无质的身体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自己是精神体,这儿难道是那家伙的意识空间?刚意识到这一点,林克的精神体随后也出现了。

【没错,这里是我的意识深处。】

多伊尔戒备地看着林克,下意识地想拉开距离,但考虑到这里是对方的意识空间,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便放弃了无意义的防备。

既然是意识空间,那……只要用想就可以交流?

多伊尔将这个想法传达给林克,【你把我带进意识空间究竟想做什么?】

【有些事光用嘴说你可能无法理解,所以我打算让你直接从精神层面得知。】林克刚表达出自己的意图,一袭白衣的前魔法女神显现在他身边。

【死心眼的德鲁伊背着你做了一些额外的事呢。】

林克的眉头随之皱紧,【贾法尔做了什么?】

【它刚刚与晨曦教派的大神官达成协议,一旦多伊尔入魔,就联手杀死她。】

意识层不同于现实,只要不屏蔽自己的想法,所有交流都是共享的。

阿丽西娜要杀我?受这个消息的影响,多伊尔半透明的精神体开始泛红。

【你能控制我的身体吗?】眼下正是关键时期,林克不能把多伊尔的意识放回去,他将信任交予了另一个,也是唯一能帮到他的罗蕾莱。

罗蕾莱露出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你就这么放心我么?别忘了,我曾动过夺取你身体的念头。放弃只是因为难度太大,可一旦你主动把身体的控制权让给我……】

【柱承认的是我的灵魂,而非身体,没有自然之子的力量,你拿什么与不死帝国战斗?更何况,是我自己选择要信任你,就算遭到背弃,那也是我自己的选择。现在不是逞口舌之快的时候,快去!】发现多伊尔的状况不太乐观,林克催促罗蕾莱快走。

前魔法女神的意识从空间里抽离,操纵着林克的躯体站了起来。几步开外,是座狼和大神官。

明明是同一个人,气质却迥然不同。阿丽西娜张开防护法阵。

“身为德鲁伊和使魔,你的表现实在差劲。”掌控林克身体的罗蕾莱一把捞起瘫软在地的多伊尔。

“你是谁?”阿丽西娜大声喝问。她已经确定,这个人不是自然之子。最坏的情况是有第三者介入,一想到有可能是亡灵,大神官就后背发冷。因为自然之子是织命者,她没有对他使用预言术,如果亡灵乘虚而入,那么她面临的不单是封印失效的半魔,还要面对能与圣者阶对抗的自然之子。

“自然之子在意识空间里与多伊尔进行关键的对话。劝诫失败的话,他会将多伊尔的灵魂锁在自己体内。事关重大,请不要打扰好吗。”明明是请求的言辞,却被说出了命令的语调,这是长期处于上位者才会有的态度,阿丽西娜的额头滑下汗水。

此前她竟然一直没有发现自然之子身边有这么一号人物,德鲁伊也只字未提。虽不是亡灵,但显然也不是朋友。

贾法尔移动步伐,意图分散罗蕾莱的注意,魔法能量在林克空闲的另一只手掌心凝聚,拖拽着长长的光影,绕过树木直袭座狼。这一招是法术中最基础的魔法飞弹。与上次施展的略有不同,这回的飞弹呈现浅紫色,数量少了许多,但威力增强了。

座狼左挪右闪,好容易躲开。第二波的攻击就到了,紧接着是第三波、第四波……每释放一次都比上一波更快。眼见躲不开。贾法尔只能硬抗,魔法能量撞击**发出的砰砰声在静谧的夜里格外明显。眼看这里的举动引起了木精灵的警觉,大神官施放结界,替德鲁伊挡下来魔法飞弹的攻击。

“停下!你想把事情闹大吗?”

“我的任务只是确保林克与多伊尔的谈话能继续下去,其他的不在我关心范围。”操控着林克身体的罗蕾莱如此回答。

被结界庇护的贾法尔为自己的失算而懊恼,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罗蕾莱会阻挠。为了不被发现,它屏蔽了与林克的意念连接,忙于和多伊尔交流的林克没有在意,但罗蕾莱敏锐地觉察到座狼反常的举动。通过刻在林克灵魂里的契约,已经算是同化的罗蕾莱得知了贾法尔的行为,急忙将这一情况告知林克。

以使魔的身份,这可以算作是背叛,贾法尔并不后悔。它这么做完全是遵循德鲁伊的法则,维护平衡与保护世界,哪怕时候遭到林克的惩罚,甚至失去生命,它也要将危险扼杀在萌芽阶段。

在林克意识深处,多伊尔追问罗蕾莱的身份。

【她是谁?】

虽然很淡,但那力量是神力没错,而且那女人只剩一缕残破的灵魂。

多伊尔没漏掉林克和罗蕾莱对话中夺取身体的部分。

这家伙疯了吗?竟然把其他人的灵魂残片放在自己的意识深处,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做的危险?甚至还主动交出身体的控制权,要是那女人乘机据为己有……

林克没有给她多余的思考时间,将神知看到的记忆完完整整地展现出来。

【这是我通过柱的力量看到的,属于过去的记忆。它未必是真实的,但有一点不容辩驳,无论你的生父是谁,你都面临艰难的选择。】

这样做,是林克担心霜寒用别的方法蛊惑引诱多伊尔,他还记得在梦中幻境里,霜寒是如何诱使艾登领主叛变的。

为了更有说服力,林克将自己与罗蕾莱、贾法尔的意识对话也以回忆的方式播放了一遍。

看完之后,多伊尔的情绪更加激动了,质问林克假惺惺,表面上要给她选择的机会,明明已经做了跟大神官一样的决定。

【你不能选择自己出身,至少,我希望给你选择一次要走什么路的机会。】

【自以为是的审判者……】多伊尔冷笑,她的精神体颜色越来越深,与其说是火焰,不如说是鲜血。

亲族的遗弃,来历不明的父亲,所有的一切,都注定了她隐藏在心底那小小的希翼永远无法实现。

果然还是暴走了,林克叹口气,接下来,是考验我口才的时候。

【为什么你看不到祖父为你所做的,心里只有自己受的伤害。】

【你说什么?他分明是憎恶我。认为私生子给家族丢脸才想将我送走……】多伊尔本能地反驳,多年来。她一直是这样认为。虽然大神官没有当面说过,但多伊尔不止一次听到教派里的其他人私下这样讨论,从幼年到成人,她花费了比旁人更多的艰辛和汗水,才从不光彩的私生子一步步走到象征精锐的黎明骑士。

【老公爵将你送往晨曦教派而不是秘密处死,就足以证明他想救你的决心。如果真是为了保全家族声名,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温妮生育过一个孩子。】林克的话在多伊尔用仇恨包裹起来的壁垒上击打出一道裂痕。

怨恨已经蒙蔽了多伊尔的理智,只要一牵扯到身世。她就没法好好思考,尤其是……那个阴魂不散的……

【时常在你脑中低语的声音?】林克揭露被多伊尔称为神秘人的身份,【你以为那是恶魔?它可是不死帝国的最高统帅,巫妖王霜寒。”

多伊尔脑中一片混乱,霜寒?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意识里,竟然是巫妖,而不是恶魔……

自懂事起。意识里就不时会出现一个只有她才能听到的声音。像预言师,能未卜先知,也像恶魔,总是引诱她做坏事。多亏了大神官,总是谆谆教诲,原谅她的每一次犯错……

想到阿丽西娜。多伊尔的心情再度变得糟糕,被她称为神秘人的声音说过,晨曦教派之所以要收留她,只是要就近监视。原本多伊尔还不信,认为这只是恶魔的轨迹。可刚才在睡梦中,她像预言一样看到了自然之子与大神官的对话。

一旦入魔。就会当场格杀。阿丽西娜毫不留情表情和森冷的语调将多伊尔从梦中惊醒,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返回营地,不甘心的她决定向伪装成游侠的自然之子证实,究竟自己听到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这世上又还有谁可以相信?

多伊尔将满腔的怨愤倾倒向林克:【你也是抱着目的接近我的!】

【喂喂喂~你可想清楚再说,究竟是谁接近谁?】林克摊手,【我假扮梅尔维尔纯属偶然,你要认为这是命运的选择也未尝不可。他是为了大义而死,你可以不可以不要给他胡乱按罪名,明知违背祖训有可能丧命,他依然去了。就阵营和立场来说,梅尔维尔没有揭露你生父是恶魔,已经很给面子了。】

多伊尔仍试图找茬,【那是因为晨曦教派接手的缘故,他当初可是想杀我的!】

【作为黎明骑士,你杀那些流民的时候也没手软。】

说不过林克,多伊尔垂下头,她内心的愤恨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强烈。

【说实在的,在知道你真正的身世前,我可一点也不想当接盘侠……】估计最后一个词多伊尔听不懂,林克换了一个更容易明白的说法,【我本来就是想找个容易混入克伦伯格的身份,根本不知道梅尔维尔与你母亲的恩怨,更别提他是贝法斯特后代的事。人会说谎,记忆可做不了假,你要是不信,我可以抽调当时的记忆。】

多伊尔心里还是很乱,从小接受晨曦教义长大的她不想堕入魔道,可多年来受的委屈和憋闷让她有种想破坏、发泄的疯狂念头。她更不明白的是,伪装成梅尔维尔的自然之子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地阻止她入魔?就连从小抚养自己长大的大神官,也会为了阵营和职责杀死她,为什么这个毫不相干的人却要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来……拯救她,这个词可真是充满了嘲讽。

看多伊尔动摇得厉害,为了彻底断绝她入魔的可能,林克将自己的身世说了出来。

【我的父母在生下我之后就分开了,他们各自组成了新的家庭,我是由爷爷抚养长大的。同龄的孩子没人愿意跟我一起玩,还要经常被他们取笑,在孤独、自卑中长大,羡慕甚至嫉妒那些有父母陪伴在身边的人。这样的想法我也曾有过,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也许正是这种感同身受,让我决定给你选择自己命运的机会。就算此前的一切都不是出自你的意愿,这一次,决定你今后命运的机会,我想交由你自己决定。】

过去的种种在多伊尔的意识里快速闪过,祖父、母亲,还有不知来历的恶魔父亲,甚至是大神官,周遭的人都在替她做决定,只有这个人把选择的权利交给自己。

【如果……我选择成魔呢?】

【身为半魔,你当然有权利选择要当人还是成魔,只是以目前的局势,你选择成魔会遂了霜寒的意,出于大局的考虑,我会将你的意识封存在我灵魂之中。等击败不死帝国后,我会找合适的时段将你的意识放回身体。】林克向前踏了几步,逼近多伊尔。在身高方面他没有优势,但他的气势彻底压倒了心乱如麻的多伊尔。他伸出手,【如何,你的选择?】

明知不可信,明知这有可能是另一则谎言,会将她推向更深的深渊。多伊尔还是像溺水的人抓住唯一的浮木,紧紧地抓住了林克向她伸出的手。

【我要继承克伦伯格公爵的爵位,相比恶魔,我更讨厌亡灵。】

就在多伊尔表态的瞬间,罗蕾莱的意识返回意识空间,她是被大神官的驱逐术击退的。

【记住你此刻的承诺,我能将你拉进来第一次,就能拉进第二次。】林克释放多伊尔的意识并一同返回现实,大神官已经准备好下一轮的神术,却因为意识的再一次切换而顿住。

在黎明的晨光中,林克松开了扶着多伊尔的手,让她自行站稳。

一度因情绪时空而差点被破坏的封印重归平静,多伊尔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沉静,这让照顾她多年的大神官大吃一惊,随即将目光投向林克。

“我已经和她谈妥了。”

谈妥了?简简单单三个字,阿丽西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视线转回多伊尔,只见她点了点头。

那个脾气暴躁的孩子居然会如此平静地接受自己的身份?他究竟怎么跟她说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用户请到m.阅读。)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怎么样
贵州银屑病医院预约电话
太原最好的白癜风医院
柳州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安徽妇科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