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调戏诸天 第一百四十二章 炼毒

2019-10-12 20:45: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调戏诸天 第一百四十二章 炼毒

接下来的几天,姬九开始在周围各个城池晃悠起来,但主要都是去药铺、拍卖所或者地下黑市这种地方,每次出来,他手中总会提着一两件稀奇古怪的东西。

有墨绿色的不知名妖兽头骨、散发腥臭味的纯白色液体、有从强大武者身上剥离下来的完整人皮、半截灰色半截紫色的木材……让魑魅也觉眼花缭乱,其中大多数连她也不认得。

“你找来这些东西是想干什么?”魑魅疑惑问道。

“当然是为了用。”

姬九随口敷衍,当即一人躲入房间中,将刚刚购置的药鼎放置好,随即生火,待温度渐渐升高,药鼎底部被烧得通红。

他开始着手往其中加东西,另一只手不时在表面上勾画着什么,道道奇异的纹路然后没入药鼎之中,让其光芒大盛,散发浓郁的香味。

姬九沉吟一阵,取出七副欺天旗布置于四方,阻隔气机,接着继续熬制汤药,纯白色的液体随着不断沸腾冒出气泡,颜色也渐渐呈深灰色、褐色……半晌后,一切就漆黑如墨了。

一种邪恶之极的气息,在汤药上弥漫开来,腾起的气泡中隐约可以看见血管般的脉络,就像蔓延出去的小心脏,而根部就扎入汤药之中。

“好霸道的毒,简直闻所未闻。”魑魅不禁惊疑起来。

姬九看着这些,仍不满足,自怀中一掏,取出三个储物袋来,每一个都装得鼓囊囊如要撑爆一般,各种各样的冤魂哀嚎在其中响起,细数之下,每一袋中起码都装了十万以上的生魂。

“你原来是叫你那傀儡去屠城去了……”魑魅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魔头的狠辣无情,不过她也懒得多管,毕竟那些人在她眼中也和牲畜差不多。

姬九不说话,将储物袋内的生魂尽皆倒入药鼎之中,五十万左右的生魂一起哀嚎,那声音简直如人间炼狱一般,不忍耳闻,若不是有欺天旗隔绝一空,外界武者绝对会感知到这一切的。

好在如今都是静悄悄完成的,除魑魅以外,并没其他人察觉。

旋即姬九取出一副盖子,直接罩在了汤药上面,咬破手指,以血为墨,在药鼎四壁勾画起来,一道道魔纹渗透而入,里面的哀嚎动静也渐渐小了下去。

他吩咐阿大去屠的城自然不是周围的城池,因为容易引起其他武者警觉,不然到时候坏了他的大事。

这四座被屠了的城池都在玄斗星宫范围内,以阿大的速度和实力,是要不了多长时间的。

……

……

“哎,前辈,您也在这啊,可真巧。”

街道上,姬九缓慢溜达着,闻言回头看去,见一身火红皮甲的厉娇儿惊喜朝自己跑来,脸上适时露出讶色。

巫泠韵跟在姬九身边,这时也是看见了厉娇儿,神色很是复杂,当初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是她把自己从孙家带出来的。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事。

“是你啊,你叫……”姬九偏了偏脑袋,装作记不得的样子。

“我叫厉娇儿,我俩见过好几次面了前辈。”厉娇儿真的是很欣喜,她也没料到自己竟真能遇到这位前辈,这莫不是传说中的缘分?

“哦,厉娇儿对吧?那你叫住我是想干什么?”姬九问道,厉娇儿能遇到他,自然是因为他的安排,方圆几千里这么大的一个范围,两人能这么恰巧就遇到,可能么?

厉娇儿自然想不到她所认为的缘分是姬九刻意安排的,此时看了姬九身旁的巫泠韵一眼,心中顿时一凛,估计孙家被人屠灭的消息还没传到她耳中。

这位前辈可不是什么好人。

她态度也小心翼翼起来。

听闻问话,便道:“几日后就是家父的四千岁寿辰,到时候想请前辈赏个脸,屈尊来岭南洞一趟,家父对您仰慕已久。”

“你父亲知道我?”姬九一挑眉。

厉娇儿顿感寒气扑来,忙道:“因为我向家父提及过秘境之中的经历,免不了要提到您。”

姬九点点头,“那你父亲是想见我?”

“嗯。”厉娇儿也点头。

“他有什么资格?还是说什么阿猫阿狗都想见我?”姬九淡淡问道。

他这话一出,周围顿时清空,行人赶紧跑光,厉娇儿他们可认识,她嘴里的父亲,那自然就是岭南洞主人厉无邪,这年轻人什么胆子,敢这么说话?

要么是不知死活,要么就是有这么说的资本,但不论是哪种可能,都不是他们所能掺和的,所以还是远远避开为好。

厉娇儿表情一滞,也不敢反驳,见姬九面无表情的脸色,心里打鼓,但仍是道:“晚辈知道这有点强人所难,但家父真是对您仰慕已久……您能屈尊见上一面,对家父而言便是莫大的荣耀。”

姬九这幅样子倒是才符合她心中狠辣无情的前辈模样,刚刚细想一下还对两人的巧遇有些怀疑,这下却没有了。

姬九露出思索样子,过了会,才说道:“你父亲若真想见我的的话,那现在就去吧,寿辰什么的我可没那兴趣。”

厉娇儿一愣,随即听闻这话便是一喜,急忙道:“哎,好的。”

她也不多啰嗦,立马为姬九带路。

若这次引见前辈真能帮到父亲,对她而言也同样是好处多多。

……

……

岭南洞如今已是一副热闹景象,山上各处开始张灯结彩,极为喜庆,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谁要成亲了。

由厉娇儿带路,一路自然畅通无阻,很快三人就到了山上。

“快去禀报父亲,说我帮他把前辈引见来了。”

厉娇儿急忙对一众下人吩咐道。

“前辈,什么前辈?”厉无邪听闻下人禀告,一时还没想明白是哪位前辈,下一刻他心中一凛,想起前几天女儿提及过的那人,心中也期待起来。

厉无邪赶紧走出大殿,朝山下张望开来,他也不敢以神魂扫视,生怕触怒到那位前辈,听女儿说他可是远超化神的存在,还是恭敬点才好。

眼见山道上走来三人,两女一男

,那青年初看觉得清俊非凡,再一细看怎么这么眼熟?

厉无邪僵住了,身体瞬间被冷汗打湿。

揭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铜川癫痫病医院
本溪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揭阳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铜川癫痫病医院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