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竹韵小说】穿越

2019-09-14 08:33: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夏日炎炎,若大的游泳池中,邱月费力的扑腾着刚学会的狗刨式。“哈哈……”岸上嘲笑的声音响起,邱月皱了眉头做无视状。“学的很传神嘛,回去让邱妈妈给你做排骨好不好?”看着勉强可以称为青梅竹马的梁槿,邱月有种想哭的冲动,苍天无眼!
下个月公司组织去海边旅游,本来准备报游泳培训班的邱月本着乖宝宝的本能找了老妈商量,结果邱妈妈为了省下报名费,硬是拉了梁槿来教她。明明是想要学会美丽的蝶泳好在公司新来的帅哥面前展现,结果梁槿那家伙却只教了难看的狗刨!邱月愤恨的蹬了蹬腿,把游泳池的水当做了梁槿。
从小到大只要遇到梁槿,任何事都没有好结果!记得高二的时候,她鼓起勇气向将要毕业并且自己暗恋了两年的学长表白的时候,这家伙居然在她要递出情书的那一刻从她后面丢了个篮球过来,学长惊的“花容失色”以特快的速度跑开。头上被打了一个大包不重要,重要的是梁槿他丫的毁了自己的初恋!
邱月愤愤地想着,突然感觉水底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她试图游开却发现好像无法动弹。“梁槿!”在失去意识前停留在邱月脑海中的最后一幕是梁槿惊恐着跃入池中的画面。
意识渐渐恢复的邱月慢慢睁开眼睛,顾不上身体的酸软无力,邱月茫然的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我的妈呀,这不会是龙宫吧?”只是亭台楼阁,雕栏玉砌,绿溪水榭。好像和电视里演的龙宫又不太像啊,邱月挠了挠脑袋。不远处的走廊出现了几个女子,邱月忙从地上爬起来
“咦!”她惊恐的看着穿在身上的丝绸长裙,这是怎么回事?疑惑间几个女子已到面前,邱月这才发现每个人手上都捧着托盘,盛放在透明瓷盘里的各种诱人点心让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邱月见她们看到她都没有惊异的样子,便开始思量是不是可以让她们给些让自己尝尝?于是不由的移动身子,却发现手臂被人紧紧抓住。背后一股冷气升起,邱月不安的回过头去,抬眼望进一双冰冷的眸子。好冷的一个帅哥,邱月心里给了评价。
“月姑娘,请和我回去,少爷正在找你。”男子松开她的手臂,毕恭毕敬地说道。
那几位女子对着邱月行了礼便走了过去,看着美食从身边离开,邱月情不自禁的跟了过去,男子快速的再次抓住了她的手臂。
邱月恼火的看着男子“你有病是吧!我不认识你!”
“月姑娘,那就得罪了。”语毕,男子便一言不发的拉着邱月向一处走去,完全不理会她的眼神攻击。
邱月无语望天,这都是什么鬼地方,却突然想起刚才男子说过的话,于是镇定的说:“哎!我看到你家少爷在我们后面呢。”不料男子只是顿了顿脚步,拉着她继续向前走去,邱月欲哭无泪,后知后觉的她这时候才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在哪里。
海棠林,一男子立于其中,手里玩弄着刚摘下不久的海棠花。
男子白衣胜雪,周身散发着一种让人安定的气息,日光在他身上环绕流转,朦胧恍惚犹如仙人,邱月不由得看的有些呆了。
“月儿,你还没有玩够么?”冷然的声音在邱月心里泛起涟漪。
望进那双充满柔情与无奈的眼眸时,邱月惊的张大了嘴巴,那花海中矗立的男子,不是梁槿麽!
相视良久,邱月作恍然大悟状“哈哈……梁槿,你丫搞什么飞机,不会是化妆舞会吧?这场景看起来挺贵哈。”
白衣的梁槿听了邱月的话轻叹了一口气,走到邱月面前温柔的摸着她的头说:“看来你这次出去玩的很累,和我回去好好休息吧。”“哈?回去?有没有搞错啊梁槿,姐才刚刚醒过来诶,其他人呢?叫出来一起玩儿!”
白衣的梁槿并未答话,只是轻轻拉起她的手。邱月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异样,梁槿从来没有这样温柔过,不打击她就算不错了。
“你去把柔儿叫来,告诉她 回来了。”梁槿看向拉邱月过来的男子。
邱月眨了眨眼睛,心中感慨这梁槿玩儿的挺大的,如果是为她溺水表示歉意,那她已经原谅他了。于是勾起嘴角,习惯性的拍了拍梁槿的肩膀说:“那不玩儿了,我们回去吧。”


“我的天!”只是邱月没想到,所谓的回去,让她看到的却是这景象。房间里的一切和古装剧里那么像,就是不知道那些摆设是不是真的古董,这梁槿也玩的太大了吧。
邱月在房里翻腾开来,除了衣服首饰都是充满古典外,还有一大堆她看不懂的书。邱月无力的丢开手里的东西,目光触及到墙上悬挂的一幅画像上。
那是一女子的画像,邱月歪头仔细看了看,除了气质和自己不一样外,那活脱脱就是自己!邱月皱了眉头,这真是难懂……
“ !”门口响起带着惊喜的叫声,邱月回头一看,一个俏丽的身影正向自己奔来。
来人一把抱住邱月,激动的说:“ ,你终于回来啦,下次出去也要带上柔儿嘛!你一个人在外面,有什么事情,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带些埋怨的语气让邱月不由满脸黑线,这又是什么个情况……
“呃……是柔儿吧?能先放开我不?”邱月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两步,看到柔儿憋屈的嘟着嘴,尴尬的笑了笑:“柔儿啊,你不知道 我这次出去患了场大病,好多事都模模糊糊的,所以……嘿嘿。”看着柔儿担忧的表情,邱月只好止住。不过这一切太不正常,若不是梁槿耍她,那就只能是自己根本就不在原来的那个世界了。
“你能稍微给我提醒一下不?”邱月讨好似的对柔儿笑道。柔儿轻轻点了点头,目光直直的看着邱月,有无限担忧和哀愁。
“我叫什么,这是我家么?”邱月努力压抑良心的不安,躲开柔儿的眼神问道,还是问出这个蠢问题。
“ 名唤邱月,此处是梁家堡。”柔儿似轻叹了口气,“ 是梁槿公子的未婚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梁槿少爷每次和 谈论婚事 就总是往外跑。”
邱月嘴角抽了抽,在这里她是梁槿的未婚妻?“那我们怎么会住在这里?”
“ ,老爷过世后我们就一直住这里呀。”柔儿眉头紧皱,眼中担忧更甚。
邱月理了一下思绪,非常郑重的看着柔儿问:“告诉我现在是什么年代,一定要想清楚。”
柔儿看了邱月一会儿,一字一句的回答:“现在是延绪五年。”
邱月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奶奶的,穿越这么狗血的事情真跑她身上了。柔儿担忧的说“ ,你乖乖的坐会儿,我去请梁槿少爷过来。”邱月无力的点了点头,还好,至少有个熟面孔,而且比现世的梁槿温柔的多。
不过多时,柔儿便领着梁槿进了房门,一行中还有最开始抓她的那个男子,最后跟着个背着箱子的中年人。
“月儿,让秦大夫给你把把脉。”白衣梁槿缓缓走到邱月面前,四目相对,看着看着邱月居然不争气的脸红了,“好。”她好像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样说。
“ 脉象平稳,并无任何不妥之处。”秦大夫抽回手,“只不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既来之则安之。”
邱月撇嘴看向梁槿:“听到没?我没事。”随即看向似笑非笑的秦大夫,“即来之则安之?大夫这话说的深奥,可否详解?”
“呵呵,一切自有天意,老夫这就告退了。”这人看起来也就四十出头,居然自称老夫。邱月心想,或许是个骗子也不一定,但看梁槿对其一脸尊敬,她也没好意思说这话。
“月儿饿了没有,让柔儿去准备些你爱吃的糕点可好?”梁槿轻声问,邱月抬头看向那和煦地笑颜,真好,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梁槿这么温柔的表情,其实梁槿长得很好的。而且追求他的女生也有好多,虽然她一直不愿承认而已。她低下头尽量忽略掉脸上的火热感觉,再看下去她会撑不住的。在现代的时候,她早就和梁槿吵起来了,可是在她眼前这个人好温柔,害得她想如果自己找到回去的方法后一定要把他抱回去和现代那个梁槿互换!


“啧啧……”邱月边走边摇头,没天理啊,太有钱了!
“ ,你这是要去哪里呀?”柔儿终于受不了邱月无头苍蝇似的乱逛,对天翻了个白眼问道。这两天在邱月的潜移默化下,她再不是那个温温婉婉的小丫头了,古人就是单纯,邱月得意的摇头。
终于找到了海棠林,邱月提起裙子狂奔进去,“柔儿,你在外面等我哈!”
邱月站在林中,颇为享受的闭上了眼睛,这生态环境,现代的那个世界中哪里找啊。只是不知道现世中自己到底怎么样了,她还记得梁槿跳下水时的表情,会不会自己已经死了呢?在这里生活的这些天不是说不好,白衣的梁槿对她那么好,还有柔儿,无一不是真心对她,只是她总是觉得好像还存在着另一个邱月,而那个邱月才真正属于这里。那位大夫说一切自有定数,说明他是知道自己身份的,要是回不去了,又怎么办才好?
“月儿……”男子轻然的声音响起,像是怕吓跑了身边的人儿。
邱月转身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人,迷茫的眼神看的梁槿心里一抽,“怎么了?”
邱月眨了眨眼睛,收回思绪,微微一笑,“没事啊,就是怪无聊的,你今天不忙麽?”梁槿看了她一会儿,轻轻摇头:“月儿,你怕我?”
邱月低头不知如何回答,微风吹过,掠起裙摆。“梁槿,带我出去走走好不好?”终于抬头笑着对面前的人说道。
邱月一路张望,时而看着路边卖花草的傻笑,时而因卖字画的驻足良久。梁槿走在她身后,不由疑惑她这般好奇的模样像是从来没有出过门似的,只是想起她以前的偷跑,又摇头甩去那想法。
邱月边走边想,也许自己就在这里回不去了也说不定,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自己是真的死了吗?在游泳池里淹死的?邱月皱眉,这死法多不好啊。
“ ,今天和梁槿少爷出去玩儿的好吧?”柔儿端着洗脸水进门便看到邱月坐在镜子前发呆,而桌上摆了一大堆东西,柔儿甜甜一笑:“你看,有人一起逛街比自己一个人偷跑出去好玩吧?”
邱月抬头翻了个白眼,正想回嘴,突然反应过来。“柔儿,我以前……有那么频繁的跑出去麽?”
“ ,不是我说,幸好遇到的是梁槿少爷,要是老夫人还在的话,我们早就被赶出去了。”
邱月眨巴眨巴眼睛,这中间好像有故事呀?这个梁槿确实很好,对自己那么好,最重要的是有耐心。
“那我每次跑出去是怎么回来的呀?”邱月双手撑着下巴,一副听故事的模样。
柔儿叹了口气,“我知道 是觉得自己配不上梁槿少爷,所以才会一次次的离开。但是 ,每次你一走,少爷就要动用所有人力到处找你,很累了也不愿意休息。我知道 也是喜欢梁槿少爷的, 不是教过柔儿人人都是平等的吗?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接受梁槿少爷呢?”
邱月无话,那么好的梁槿啊,居然被自己一次次的甩,她抓了抓脑袋。“那他还会不会娶我啊?”
“月儿愿嫁,梁槿必娶。”邱月惊的张大嘴巴,不是吧?
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梁槿正闪着他好看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邱月。邱月不安的低下头,自己只是随便问问啊,怎么他就出现了呢?
“那个……”邱月舔了舔嘴唇,“我想自己出去几天行不行啊?”
“我不是要逃跑了哦!这次我要去玉山,你可以叫人跟着我。”看着柔儿探询的和梁槿黯下去的眼神,邱月连忙解释道。
“这个……等我从玉山回来再说好不好?”邱月想,要自己嫁给这个古人是一定不行的,虽然这个梁槿和现世中的梁槿比起来好太多,但是她说到底是不属于这里的。
“好。”梁槿微微一笑,“让周行和柔儿陪你一起去,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嗯嗯!!”邱月忙点头。


玉山之行其实只是邱月一时的借口,那天在一家衣店中她遇到的这个世界的邱月,因为当时梁槿在外面等她所以才没有发觉。邱月没有想到这个世界里的自己是那般温文尔雅,眉宇间透露着她绝对没有的柔情。
“你为什么要跑出去啊?梁槿那么好。”邱月双手环胸好奇的看着发现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儿又准备逃的古代邱月。“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两天之后去玉山和我换回来。不要问我是谁,我就是你,但是我是勇敢的你。”
“月姑娘,少爷吩咐在玉山这几天我们就住这里。”邱月收回思绪看了一眼自己刚来的时候抓住自己的那个男人,撇了撇嘴转身拉着柔儿走进了那精致的别院。
“呀……”邱月揉了揉额头,她支开了柔儿和周行,一个人来到别院后面的树林中,躲过了一个个乖张的枝丫,终于找到了一棵海棠树,她知道这里的邱月一定会来。
远远的便看到一条淡青色的裙摆飘摇,邱月弯了弯嘴角,向远处的人挥了挥手。
“小月,你终于来啦。”邱月看着面前和自己相貌一模一样的人笑的灿烂。
邱月坐在去南城的马车里,笑眯眯的想,多好啊,从现在开始就要畅游古代啦。她拍了拍装在衣服里的银子,自己现在是个小富婆。本来想偷偷跑去看看梁槿他们的婚礼的,可是怕被发现,所以只好忍了。
邱月原本以为要说服这个世界的自己很难,却是没想到她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梁槿遇到些麻烦,让自己来此暂躲一段时间。”那个邱月便急红了眼,当下就跑去别院让周行他们回去。
南城外大河边,邱月看到许多人在放花灯,她拉住一位老太太乖巧的问:“婆婆啊,今天不是什么节日吧?”
老婆婆打量了邱月一番,缓缓开口“姑娘,南城盛产花灯,每个月会在此举行一次放花灯的比赛啊。”
“噢……”邱月点了点头,向人群处走去。
“让一让,让一让啊!我家公子连夜赶制的极品花灯,都快让开!”
邱月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人群往外围挤去,突然一脚踏空,一个趔趄就跌进了河里。
熟悉的吸力再次出现,邱月不甘的挣扎,不是吧!银子都还没来得及花呢!


周围一片寂静,邱月用耳朵细细听,好像有一个脚步声,她睁开眼睛。
淡蓝色的灯光柔和的打在邱月身上,去年买的小叮铛挂钟低着嗓子走着。
开门声响起,着白色衬衫的男子出现在门口,他看着床上坐起来的人忘记了动作。
“嗨……你怎么在我家?”邱月向门口的人挥了挥手,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嘶哑。
那人几步走到床前,一把抱住邱月:“你醒了。”邱月惊的说不出话,她甚至感觉到了那人轻轻的颤抖。
“梁槿,你干嘛呀?”邱月努力用平静的声音问道。
“医生说一切正常,可是你却不肯醒来,邱妈妈担心着整天落泪,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甚至听出那人声音里的哽咽,心莫名的有些疼了。
“呃……”面对反常的梁槿,邱月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我睡了多久啊?”
“整整一个星期,明明什么都正常的。”
邱月有些尴尬,“梁槿,我跟你说哦,我看到古代的你了,好帅!”
“是吗?那他有没有欺负你?”梁槿松开邱月,温柔的问。
邱月低下头,忽略掉失了频率的心跳:“他比你好太多了!”
“可是你回来了。”
邱月撇嘴,这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郁闷地抬头,看到的是灿烂地笑脸。


共 55 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初学游泳的邱月因溺水而昏迷,在这期间她竟穿越到了古代。在古代的世界里,有着在她现实生活中顽皮不堪的梁槿,古代生活中的梁槿温柔体贴,一直包容追求着邱月。穿越了一回,看到了不一样的梁槿,看到了不一样的自己。回到现实中,面对梁槿,却是不一样的感觉,或许那个以前一直让自己头疼的青梅竹马的梁槿才是自己喜欢的。全文语言带有青春的幽默感,情节吸引读者。其中两个世界的描写也各有特点,将一场穿越写的淋漓尽致。推荐阅读!【编辑:亘曲】
2 楼 文友: 2012-08-08 1 :01:4 一篇精彩的穿越小说,问好作者!感谢来稿! 生活做了一个梦梦很长又很短梦醒了,生活死了
 楼 文友: 2012-08-08 19:21:40 欣赏佳作。感谢来稿、
4 楼 文友: 2012-08-09 11:01:14 同道中人,顶起!鲜花,鼓掌~~~
5 楼 文友: 2012-11-22 2 :27:04 一篇非凡的作品,文字表达的很淋漓,感谢这个作品。什么东西活血化瘀最快
女人益气养阴如何调理
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
便利妥纸尿裤有瞬吸功能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