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火星人行走梅里雨崩

2019-11-09 19:23: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火星人行走梅里雨崩

我一直是个对世界无法理解与洞悉世事的火星人,朋友都是在路上认识的,唯有同样流浪者的心,才能明白彼此。

到了日子,打包,上飞机,一路晕晕乎乎到了昆明。

火星人在时而昏睡时而茫然的状态中终于等到了车停下,时已第二天下午,火星人又回到了记忆的中甸。住在松赞林寺下的奶子河马店。一下车就听见门口的栅栏里藏獒低沉的吼声。马店的后院是辽阔的牧场,斜对面的山坡上 香格里拉 的巨大石刻在多云的天空下阴晴不定。

下午在中甸休息,去松赞林寺转一圈,天上飘着厚厚的云,光线不是很好。松赞林寺依然金碧辉煌,游人依然众多,一辆接一辆的车从火星人身边驶过,卷起漫天的灰尘。

火星人虽然没有信仰,可是她仿佛也体会到了,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

第三天一早起程,继续上路。一出中甸县城,车外的风景迥然不同起来,一座座连绵不断的大山耸立两边,公路在山腰上盘旋上升。虽然已经是秋天,山色依然苍翠,其间偶尔有几棵稍稍返黄的树木点缀其间。今年的夏天在滇西高原格外留恋不去,火星人却没有机会欣赏到最美丽的秋色了。

时间指向下午两点,掩藏在峡谷中的德钦县城终于露出踪影。

下午6点车继续出发去西当温泉,到飞来寺的时候天还未黑。停车拍照.火星人朝思暮想的梅里忽然近在咫尺,抬头只见高耸的雪峰和冰川,卡瓦格博依然隐藏在厚厚的云层中遥不可见.

梅里,梅里,终于见到你了!那一刹那,火星人口不能言脑不能想。如此亲近的梅里,那些白雪覆盖的群峰和飞流直下的冰川仿佛伸手可及又凛然不可侵犯。梅里,是敬畏你?还是仰慕你?内心却有一个声音越喊越大:他们在那里!那17个人,他们就在那里!这一刻,火星人仿佛明白了登山者的情怀,而且同时,也似乎明白了藏民对神山的信仰。火星人内心的问题好象开始有了答案,那是原本想问活佛的问题:人生受尽百般苦楚,究竟为何?

梅里庄重无言,却又亲切指引。火星人突然发现,原本在内心百般折磨不去的痛苦,这一刻忽然变得微不足道起来,那些原来看似重要的东西,这一刻突然变的无足轻重。火星人忍不住想要放声大笑,在这里,在梅里雪山下,在这一刻,火星人终于抛却过去永不再回头。

第四天,一早把包上马,驮好,轻装上路,开始转山。来之前火星人对自己的体力没信心,一想到要背着大包转山不免紧张,这回轻装,心情很轻松。今天要从海拔2000多的西当翻越3700的垭口到达海拔3100雨崩村。昨夜下起了小雨,今天灰白的天空仍然阴沉沉的,马匹呼出的白雾和人混杂一起。湿气很重。

一路是连绵不断的上升。很快,汗就顺着脸流了下来。山路泥泞湿滑,但是一路上转山的藏民络绎不绝。闲谈几句,发现有些竟然已是第二、第三次转山了。

其中不凡白发苍苍的老人,更有尚在襁褓的婴儿。擦身而过,一个自然的微笑,一句 扎西德勒 就足以沟通彼此。接近中午时分,只见前面的树林里挂满了经幡,横一道竖一道,五颜六色的拦在路上。

有的经幡已陈旧褪色,有的却是颜色鲜艳质地崭新,但无论新旧,那些印满经文的经幡在威风中微微飘动,就象信徒们一声声祈福的祷告。神山有灵,自会庇佑他的子民,在这美丽的神山脚下幸福的生活下去。

这挂满经幡的地方,就是今天行程的最高点,海拔3770米的 拉松拉卡 垭口。

晚上火星人终于见识了云南户外分子的腐败程度,大锅米饭,炒菜是有荤有素,连汤都是两种。火星人想到以前出去,跟着传说中吃喝不愁的王大厨也只是吃上一锅香肠饭的时候,不由得对面前的昆明同伴们嫉妒的不行。

下了一夜的雨,第五天早上出发去雨崩神瀑。从上雨崩村下到下雨崩村,路面更加泥泞了,混杂着牛马粪,踩下去泥水四溅。上山的路却比昨天平缓,一段上升一段平路,走起来比较轻松。

水声隆隆,牛铃声铛铛,在细雨中清晰分明,路上行人稀少,一派宁静的世外桃园。越往上行,山势越发险峻,不多久,山路突然明显上升,路上经幡飘扬,抬头可见雪山耸立,快到神瀑了。经过一段艰苦的攀升,尽头只见雄伟的山壁高耸入云,从山顶上垂直泻下两条白练,冲到下面积成水潭,水声震耳欲聋,潭边玛尼堆遍布。

火星人穿好雨衣,兴高采烈的跟了上去,一到瀑布下,猛烈的水打得火星人睁不开眼睛,火星人一闭眼,从瀑布下冲了过去,双脚踩在水中,鞋里顿时充满了冰冷的水。转完一圈,衣服内外全湿,山风吹来,火星人只觉得浑身瑟瑟发抖,赶忙穿好衣服冲下山。

今天看见了此行中,也是我至今看到的最美丽的风景,但是也发生了件很郁闷的事,相机没电了,所以这一天的风景都没能用胶卷记录下来。现在回想起来,也许神山只允许我把最美丽的东西装在记忆中带走。如此一想,尽皆释然,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原本神瀑夺人的美丽也不是几张照片所能反映的。

三天的转山旅程已经结束,回德钦那天,天晴了。在路上,我们清晰的看见了远处一座雪山,在阳光下金光闪闪,小怪物说那是芒康境内的 大米勇 雪山。在飞来寺和观景台两次等待梅里雪山露出真容,云层慢慢移开,缅茨姆逐渐露出了尖峭的顶峰,旁边的山峰也相继露面,遗憾的是卡瓦格博顶峰永远有一片乌云笼罩。不得以,抱遗返回。梅里,终于还是要离开你了!

闭上眼,那些雪山,瀑布,细雨,牧场,还有那些可爱的朋友们,一遍一遍,翻腾不休,让我分不清那一个是真,那一个是幻。郭襄一见杨过误终身,而我,自从见到梅里,就知道我已经发生变化。

人生受尽苦楚,只为让一双凡眼,能看清生命的本质! (图文 火星人(金碧坊)

中超
亚冠
游泳
分享到: